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冰箱清洁 >> 正文

【丁香】一只流浪的狗(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一只在街头流浪了一段时间的土狗。

它是被它的主人遗弃的,因为它的主人准备要宝宝了。每次想到主人那厌弃的目光,它就觉得肚子里有处地方很疼很疼的,就像看到老王家那只漂亮的小博美跟老李家那只又傻又二的哈士奇亲热时候的感觉。一想到小博美,它就觉得心里热热的,她长的太美了,毛发光滑的像一匹缎子。鼻端似乎萦绕着她的香气,它兴奋的抽了抽鼻子,她的香气没有了,它却闻到了一股肉香。它知道,那是胖子张包子铺起笼了。它的哈喇子流了下来,站起身子往前走了两步,却又悲鸣一声趴了下来,它感觉自己的背上又疼了,火烧火燎的。就在一个星期之前,它实在是饿坏了,就溜进了胖子张的包子铺。它什么都没有做呀,怎么就把一个小女孩吓哭了呢?胖子张的棍棒差点把它的脊梁骨打断了,还有那个脸上像鬼一样的女人,她的嘴巴好吓人,好像要扑上来撕咬自己一样。它打了个寒颤,呜咽着趴下了自己的脑袋。

有双脚停在了自己的面前,它无精打睬的抬起眼皮望了一眼,是个很漂亮的大男孩。它轻轻地动了动自己的耳朵,算是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肉包子的香气一波一波的侵袭而来,它的肚子急剧地蠕动着,它又发出一声呜咽的悲鸣。

“呵!还是个倔强的小家伙。”头顶有个好听的声音说道。它用眼睛的余光看到那个大男孩蹲了下来,摊开的手掌上是两个冒着热腾腾肉香的包子。它一骨碌爬了起来,用两只前脚撑起上半身,它疑惑地看了看大男孩,又满含期待地看了眼他手里的包子。它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好像要吃了它的女人,它悲鸣一声,重又趴了下去,甚至索性闭上了眼睛。它感到有只手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迟疑地却又坚定地。然后,他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它失望了。不对,肉包子的香味儿还在!它睁开了眼睛,两只热腾腾的肉包子就放在自己的面前,还有一小碗牛奶。它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它用湿润的双眼目送着那个大男孩离去。

第二天……

第三天……

已经连续一个礼拜了,那个大男孩总是在差不多的时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放下两个包子,或者一串卤煮的肉丸。它开始有了期待,期待那个越来越熟悉的脚步声,期待那只落在自己脑袋上的手。这一次,男孩的手却没有落下来。它摇摇尾巴,再摇摇尾巴,男孩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它奇怪的仰起了脑袋,发现男孩正怔怔地望着一个方向发呆。是什么呢?它好奇地望了过去,是一个女孩。

女孩倚在一辆车旁讲电话,她的长发真漂亮,滑的像一匹缎子,它又想起了小博美的毛发。它兴奋地耸了耸鼻子,它发现男孩的秘密了,他应该是喜欢上他的小博美了。但是,他为什么不迎上去呢,真不勇敢,每次见到小博美,我都会颠颠地迎上去,即使她会很厌烦的转身离开,它这样想着。然后,便看到女孩上车离去了,它有些同情了蹭了蹭男孩的腿,它想说:“嘿,伙计,追小博美不能这样的,你得在她的车上撒尿,让她知道你的气味。”它抬起自己的前爪,如果我能抚摸抚摸他就好了,就像他抚摸我的脑袋一样,那样他就会舒服很多,它想。

它对这个男孩儿越来越感兴趣了,它开始偷偷地跟踪这个男孩。可是,街上的车太多,来来往往的味道弄痛了它的鼻子,它有些颓然的放弃了。

有一次,它无意中闯进了另一只流浪狗的地盘,它被威胁了。它懒洋洋地转头:“嘿,伙计,好狗不跟恶犬斗,你快省省劲吧。就你那又老又瘸的样子,我一口就能撕破你的喉管。”那只流浪狗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它的尊严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无视,它拱起自己的脊背,猛扑了过来。它却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的临近,依旧懒洋洋地走着。

一块石子儿飞了过来,准确的砸在了老流浪狗的身上,它被唬了一跳。老流浪狗哀嚎一声,跑走了。它却两眼放光的迎着石子儿飞来的方向跑过去,围着他撒着欢地转圈,是那个大男孩儿。

他蹲下身,抚摸它的脑袋:“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它忽然就有点委屈,呜咽着想要往他的怀里蹭蹭,却又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洗澡了,它只好使劲地抽抽鼻子,嗅着他身上的清草香,它感觉自己那被劣质气味弄疼的鼻子舒服多了。

他说:“狗狗,我们认识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牧阳,是阳光的阳,可不是你们牧羊犬的牧羊哦。你叫什么呢?”他皱眉思索着,它蹲坐在地上,半歪了脑袋瞅着他,它想告诉他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好听的名字,它的前主人管它叫“宝宝”,可是“宝宝”却被遗弃了。它又有点难过,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嘿!就叫你小煤球好了。你看看你,浑身乌黑,多像个小煤球啊。可怜的小煤球啊,你的主人怎么就不要你了呢?”牧阳怜惜地拿手掌呼撸着它的脑袋,它伸出舌头偷偷地舔了他一下。牧阳忍不住就笑了,它也呵呵呵地笑起来,可是它的笑声冲破喉咙就变成了“汪汪汪。”

牧阳在停车场附近为小煤球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他有些歉疚地对它说:“小煤球啊,好抱歉不能带你回家。我住的那栋公寓有个可恶的大胖子,他不喜欢小动物,我不敢带你回去呢。你就暂时的住在这里吧,这样早中晚我就都能照顾到你了,可好?”它摇摇尾巴,满意地笑笑:“汪,汪汪,汪汪汪。”

有一次,已经到了上班的点了,它却始终没有见到牧阳的车子进来,它在停车场里转来转去,心里有点焦躁。再转一圈回来的时候,它发现有辆车子正在缓缓地往一个停车位掉头,那是牧阳平时喜欢放车子的地方。它一下急眼了。它“汪汪”地叫着跑过去,叼起一个红色的交通帽,倔强地立在停车位的正中央。那个司机没想到会突然蹿出一只狗来,车子吱的一声停下了,他企图喝走它,它却倔强地与他对视着。司机无奈地摇摇头,将车开走了。

它就那样立在那里,紧张地守护着这个车位。不时的有车子进场,离场,每次听到车声,它总是会支起自己的耳朵。太阳慢慢升高了,炙烤着毫无遮挡的停车位,它感觉自己要热死了,它一次次站起身想回到自己的棚子里,那里可以遮凉,还有水可以喝。可是,每次它又折回来,它无精打睬地趴在那里。终于,它听到了熟悉的车声,它兴奋地爬起来,迎着车跑了过去。

牧阳刚刚拐进停车场,正在琢磨着哪个地方还可能有空位子可以停车的时候,就看到小煤球颠颠地跑了过来,舌头伸的长长的,哈哈地喘气。他笑着骂了一句:“这只傻狗儿。”在客户处遇到的刁难所产生的怨气一下子飞的无影无踪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牧阳正好跟销售部的刘经理一起去取车。它摇着尾巴迎了过来,牧阳蹲下来抚摸它的脑袋,刘经理“呵”的一声笑了:“好小子,这是你的狗啊,是只忠狗呢,就是傻了点,哈哈!不错不错!”他弹了它的脑袋一下:“小家伙死占着车位不让我进,敢情是把那当成你的私人车位了呢。”牧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说:“啊?”刘经理却哈哈笑着走了,他说:“没事,没事!好好对你的狗。”牧阳夹住它的脑袋,问:“小煤球,说说,你今天是不是做什么事了?好事还是坏事?”它却眼睛笑汪汪地盯着他,趁他不注意就伸出舌头舔他的手,他无奈地笑:“你呀……”声音顿住了,它发现他又在发呆。它知道一定是他的小博美又出现了。它就知道的,因为他的那个小博美也在这栋大楼里,它已经见到过她好多次了。每次只要她一出现,牧阳铁定会发呆,它愤愤地哈出一口气,真想踹他一脚,这么不争气!它得为他制造点什么,它转着眼珠想。

机会很快就来了。这天牧阳又一次加班到深夜,他拖着疲惫地身子下楼,到了停车场没看到小煤球,他以为它睡了。他按了按额头,准备去取车,小煤球却突然蹿了出来。它一口夺下了他手里的包就撒脚狂跑,牧阳一怔神,立马追了上去。他说:“小煤球,快停下,别淘气!”它却第一次不听他的使唤,只是快速的往着奔着。一个跑,一个追。当牧阳快要失去耐性的时候,它却停下了。它蹲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两只大眼睛明明亮亮地盯着牧阳。牧阳又一次愣住了。他的女神,那个女孩子正站在前边柔柔地冲着他笑,车子的前引擎盖大开着。牧阳慢慢地挺直了自己的脊背,他的笑容缓缓地升起来。他说:

“嗨,你好!需要帮忙吗?”

“嗯,需要!我的车子坏了,你能帮我看看吗?”

他说:“你好,我叫牧阳。”

她笑:“我知道你,你有一只又忠又傻的狗狗。还有,我叫程雪。”

路灯洒下粉红色的光晕,两人一狗同时笑了,有一些粉红色的小泡泡在夜晚的空气里荡漾出去……

癫痫的新治疗方法
广西口碑好的癫痫病医院
羊羔疯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