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产后护理视频 >> 正文

【军警杯★小说】怪胎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冬日,夜色提前吞没了黄昏。寂静蒙蔽的房间内,一位名叫郑雨虹的少妇穿戴整洁,倚靠在床头,她目光恍惚,神情忧郁,乌黑的睫毛下不知不觉滚落的泪水迷蒙了这张年轻俏丽的脸庞。床头柜一张红褐色的桌面上,特别突出地停放着一瓶从私人药店花高价购买的安眠药,一杯刚刚注入热水散发着腾腾雾气的玻璃杯子,和一部和她一样气质的手机。

此刻,在一种无形的压力下逃逸的游思正裹挟着她的灵魂逡巡在泥沼的边缘。

“我真的该死吗?世界上有那么多该死的人,为什么死神偏偏就选中我了呢?”她一动不动地保持着优美的身姿,十指交叉垂放在胸腹之间,两眼发亮、发光、发直。

“啊,孩子,我可怜的孩子!我刚刚把你带到这个世界,咱母子俩还来不及相互确认一下,你就莫名其妙让上天给安排没了——啊,摇篮,角落里蹦蹦跳跳的可爱的摇篮!是坟墓开恩开口把你回吐出来了吗?孩子,过来,快过来啊,我是妈妈!哦,襁褓——雪花,孩子,你怎么裹着雪花做的衣裳?是谁,谁在暗地给你置办的?来,孩子,到妈妈这里来——冷吗?过来啊!让妈妈好好看看你抱抱你,妈妈还要狠狠的亲亲你!哟,我的宝贝,你别跑啊,唉啊小心——摔碎了,可是你快爬起来啊——死了,坟墓又把嘴闭上了?没关系的,等着,宝贝,妈妈这就去把你要回来。妈妈从此再也不离开你了。你可要等着妈妈哟。呀,别乱动!乖!我跟你爸爸再说那么几句话,不,就一句。很快我就要全心全意来爱你了,耐心!耐心……”

“哦,丈夫,我的爱人,我的支柱!你在国外还好吗?出门在外打工,一定要懂得照顾好自己!这样,我快乐的日子就会增加一倍,两倍!你大概从你亲友那里已经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就不是我所能掌控的。我是无辜的,在这里,我要向你重复一遍,眼下这种乱象不是我造成的,它也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已经尽力了。我绝不承认报纸上公开刊登的那个什么、我在东口医院生了个什么怪胎的事!不,这不是真相,不是事实!是他们用利益勾结合伙歪曲捏造出来的结果。当时,在医院产房我竭尽全力诞生咱们的希望之后,我已经筋疲力竭,昏昏沉沉,眼睛也睁不开,手脚也动弹不得。听婆婆后来十分担忧对我说,孩子一出生就被助产护士直接从产房的另一扇门给抱走了,说是孩子生命体征有些不正常,需要紧急抢救,三天后才允许家属去探视。就这样我在白房间内辗转反侧焦急地等候两天后,忍不住去找护士要求看一眼咱们的孩子,护士转述医生的话说,那是一个怪胎,人面狗身,已经被转移到医院实验室冷冻起来,说是有一定的医学研究的价值?啊丈夫,我的亲人,你能想象我当时承受了多大的耻辱多大的悲痛吗?我一听当场就僵住了——浑身发冷,手脚抽搐,口中喃喃——我昏倒了。”

“一星期后我不顾廉耻再次向医生提出看一眼我们那可怜的孩子,不管他是什么怪胎,哪怕是肿瘤我也要瞧个明白!可是医生不同意,说是为产妇身心健康两方面着想,她不能破这个例。最后她说,你的遭遇确实让人同情。就这样我带着浑身的羞愧和麻木,万分尴尬地回了家,爱人啊,也就是你的家!第二天婆婆拿着一份报纸神色慌张进了我的房间,说是一位好心人特意要她转交给我的。摊开报纸一看是从未听说过的什么《全民娱乐报》创刊号。头版头条用大大的黑体字写着一则标题:惊!一村妇产下一只人头狗样的怪胎。内容还特别指出:之所以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与村妇家中豢养的一只强壮的公狗有关(该村妇丈夫劳务输出常年在外国)。除了名字用“某某”之外,我的姓氏赫然醒目。哦,丈夫,我聪明理智的爱人!这不是明目张胆的造谣吗?当初你临走时怕我孤单,特意到宠物市场给我买了一只小狗狗陪我,同时也让我在照看它的时候由此及彼自然而然地想念你的真情意。随着狗狗的体重与日俱增,你对我曾经的体贴更是让我回味不已。我是多么希望有你陪伴在我身边啊,尤其在我怀孕的日子里。可我也理解你的做法,你说要用三年的打拼为我们的家争取十年的幸福和为将来的发展打下一个可靠的基础。你离开时,尽管我的心头隐隐作痛,实在有些舍不得,可一想到你的话包涵深谋远虑的目光,我就不禁对你刮目相看起来。”

“狗狗越长越胖了,也越来越可爱了,简直就跟你一样无赖!它总是无缘无故缠着我,没日没夜追随我的脚步,我没有它在身边感觉也不自然,可以说我和狗狗已经难舍难分——在我心里,它就是你的分身!哦亲爱的,请原谅我这不恰当的比方!总之,无论是上街买菜,到朋友家串门,或是偶尔去大田边转转,这家伙一直陪着我。说真的,亲爱的,这样虽然有些麻烦,可我实在不忍心把它独自锁闭在小窝里。我就是这么个没有思想的女人,当初你选择我做对象也许还就是看中了我的这一点!”

“话再说回来,看过报纸我很生气。第二天我就径直上医院找领导想讨个说法。副院长接待我,我把报纸摔在他的办公桌,问他这究竟是怎么搞的嘛,他望着我的眼睛苦笑说,这位医生已经被停职,正在接受警方的问讯,怀疑她与《全民娱乐报》的老板存在什么幕后交易,而且还有其他的什么问题需要她进一步说清。我当即要求院方为我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可领导说,这是不可能的,他比喻说,手枪子弹击中某人的心脏,你总不能把兵工厂给告上法庭嘛!是不是?我冷静一想,好像是这个理。特别在领导亲自把一杯茶水送到我的手里时,我觉得,咱老百姓也不能让政府过分难堪吧,你说是不是?”

“可是丈夫,这问题明明已经澄清了,为什么村里人个个都拿手指头在背后戳我,骂我不要脸,鄙视我,唾弃我。他们这么做我无话可说,怎么连你也不理我了,我不是在电话中把来龙去脉都告诉你了吗。哦,亲爱的,给一个电话救救我吧。之前你一星期一个越洋电话,我还说太费钱了,一个月打一次就够了。可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你一个电话不打不说,我给你发那么多信息你一个也不回,电话也不接,你是不是要把我就这样给抛弃了,求求你了,亲爱的,不要不理我啊,我需要你,我真的很需要你——哦我的孩子,我的怪胎,你等着我,妈妈这就去坟墓把你抢回来,别怕,不要哭,乖,别乱动,妈妈这就来,就来……”

歌声突然唱响,床头柜上的手机随之颤抖起来。

“……喂,老婆,你在家受委屈了……”

郑雨虹心里猛然大喊一声,她抓紧手机,脖颈扭曲,滚烫的眼泪如决堤之水再次喷涌而出,浑然不知那杯热水早已冷却,旋开瓶盖的那瓶安眠药被她无意间手指一碰,药片洒落一地。

长春专治癫痫病
怎么预防癫痫病发作
安徽主治癫痫专医院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