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国服地下城 >> 正文

【酒家】公费旅游(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二十一世纪初,某地腐败盛行,机关单位以开会、培训、参观学习等名义组织旅游的现象比比皆是,有上级组织下级的,有单位自行举办的,还有几个单位联合举办的。这类旅游因是公费,费用较一般旅游要高许多,旅游费每人少则几百元、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甚至十几万元。费用处理方式五花八门、各有千秋,有机关与职工对半分摊的,有单位出负责大部分、职工象征性掏一点的,还有全部由单位买单的。旅游已沦为机关单位的一种普遍福利。

张明到A局任局长时,正好赶上了这个时期。张明多年在另一个单位任副局长,这次被提拔,就想着干一番大事业。上任伊始,他想尽快适应这个新工作环境,便与职工们密集接触、频繁互动,很快就在这个单位混熟了,甚至与个别同事都混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然而,他虽然融入了这个“新家庭”,但对A局的一些习惯还是不太清楚。

时间过得真快,张明刚上任时,还是寒风凛冽的严冬,眨眼间,春天就来了。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大地开始苏醒,柳树渐渐开始泛绿,小草也悄悄从地缝里冒出头来,整个山野、大地都换上了一层崭新的绿装。

随着春天的到来,杏树、桃树、梨树都伸枝抽条、吐蕊展瓣,一些不知名的小植物也铆足力气争芳斗艳。一阵春风吹来,所有的植物都翩翩起舞,会聚着各种花香的混合气味,随着强劲的春风吹遍了山谷、田野,春天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大地。

动物们、昆虫们都开始频繁活动起来,蝴蝶、蜜蜂在花间穿梭、飞舞,忙碌着采花酿蜜;蚂蚁们倾巢出动,一片一片地聚集在蚁穴周围,就像一幅不停地蠕动着的漫画;小狗们在街头嘻戏、玩耍,无忧无虑地相互追赶,叫声接连不断,就像是刚从笼子里放出来似的。

A局的职工们也都骚动了起来,就像是在身体里同时注入了兴奋剂,他们的衣着登时就变得丰富多彩,男同事们穿上了新颖别致的春装,女同事们换上了色彩鲜艳的裙子和衬衫;他们的大脑也开始焦躁不安起来,都想着来点什么刺激,似乎只有这样才活得有存在感。每到这时,A局的职工们就要公费旅游了。

今年,他们把旅游的希望寄托在新局长的身上,都想来个路程更远、时间更久的旅游。可他们发现局长对旅游并不感兴趣,每谈及旅游时,局长总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于是,他们就开始怀疑起来,是不是局长不晓得这个规矩?是不是局长不想或者舍不得花钱?他们整天忧心忡忡、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终有一天,他们都忍不下去了,几个职工便聚在一起商量办法,试图通过提醒达到自己的愿望,于是局办公室便成了他们提醒旅游的最佳场所。

这天,几个职工在局办公室闲聊,见局长来看报,顿时都打起了精神。可他们都不想挑这个头,因为他们清楚言多必失的道理,深怕祸从口出、惹火烧身。李股长今年五十多岁,是个大胆并爱说笑的人,职工们都暗地里喊他炮筒。于是,几个职工把眼神都齐刷刷地投向了李股长。李股长是个正直人,从不搞那些歪门邪道,又是个急性子,他对公费旅游的期待比任何人都急切,他已把每年的旅游当成了单位唯一的“福利”。见大家都冲他挤眉弄眼,便鼓足勇气与局长聊了起来。

李股长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总算是到了。您是一把手,又是新提拔的,是不是想在工作上上个新台阶了?李股长虽然是个炮筒,但在领导面前都是谨小慎微的,这也是行政工作者的一种本能。

张明说,是啊!是想上个新台阶了!不过,光凭我一人不行,得靠大家齐心协力,拧成一股劲啊!

万事开头难,李股长这一挑头,打破了办公室持久的沉闷,大家立马就都活跃起来。

孙股长是个年届不惑的男子,在A局已工作了多年,但一直没有被提拔,眼看着就要超龄了,他心急如焚,天天都绞尽脑汁思谋着提拔的办法,他是全单位最想得到提拔的人。他端着一副老马识途的姿态说,工作一年了,大家都很辛苦啊!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最重要了,这都得靠局长运筹帷幄啊!领导是关键么!他感觉自己很聪明,话语中既有暗示旅游的意思,又有奉承的意思,完善地表达出了自己对局长的尊敬。

周站长见大家都争着提醒,深怕被同事们埋怨,也主动地插话说,是啊!同事们干一年了,该到外面转悠转悠了!周站长感觉自己说得更加明确了。

郑所长老成持重,话都能说到点子上。他故意拉长声音说,磨刀不误砍柴功么!这就靠局长您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像谈工作,又像是鼓励局长,他们感觉这次配合得很默契,似乎含而不露。

张局长不明就里,听得稀里糊涂、一头雾水,但还是悟出了职工们的期待,但仍不明确职工们到底想让自己干什么。

张局长走后,大家的讨论更激烈了起来,他们在为这次成功提醒而兴奋。

一个小时后,张明把吴副局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经细心了解,他才得知了A局公费旅游的老习惯。

一周后,张明征求了领导班子成员的意见,大家也都有这个想法,而且都想来一个大的旅游。张明心想,公费旅游是大环境,若不旅游,恐怕难以开展工作,于是只好无奈地决定把旅游规模搞得大一点、含金量高一点,以尽快满足大家的愿望。但是,张明的心里也有点不平衡:自己身为局长,要对全局负责,职工们去旅游,机关得有人坚守,而且需要一个领导坐镇指挥,这个领导是非自己莫属,看来,自己是不能旅游去了。难道作为一个局长就不能享受这个人人都有的待遇!这岂不太不公平了!但这个想法难以启齿,他只能无奈地吃了这个哑巴亏。

为组织这次旅游,张明不得不召集班子成员开会,具体安排这次旅游。会上,张明作了简短的发言。他说,这次旅游费用较大,已对办公经费作了变通处理,这交旅游的经费已全部筹足。作为一把手,要对工作负责,我就不参加旅游了,希望大家珍惜这个机会,精心组织好这次旅游,让职工们舒舒坦坦地感受一回大自然的恩赐,从而激发出他们巨大的工作积极性来!张明闷闷不乐,讲话内容虽然激昂,但却讲得有气无力,不时还流露出一丝伤感来。

吴副局长今年五十多岁,是个政坛老手,溜须拍马的功夫十分了得,他很快就看出了张局长的心事。于是,显出一副关心领导的姿态说,俗话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张局长是一把手,不能参加这次旅游,我很理解他。但他为筹集旅游经费,付出很大的精力,承担了巨大的风险,是第一功臣啊!我们不能让功臣反吃了亏,我看让他的家人来顶替吧!为表示大家的诚意,我提议让他的两个家人来参加,这也是我们对局长的报答!

吴副局长讲得铿锵有力、理由十足,脸上带着一种虔诚而义气的表情。他的话音刚落,就得到了参会者的热烈响应。

办公室刘主任抢先说,这样很好,最公平了,我举双手赞成!刘主任头脑灵活,见风使舵的本领特别高,他知道自己必须与局长站在一边,否则就难以开展工作,且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利可图。

紧接着,其他参会人员也都纷纷发言表示响应,大家就像是心中积压已久的夙愿被激活了一样,对吴副局长的提议给予了发泄式的响应,会场的气氛顿时高涨了起来。

吴副局长的提议得到大家支持后,张局长对旅游作了最后的拍板:旅游从下周二出发,时间为十二天,由吴副局长带队,并负责联系旅游公司等事宜;在旅游的名单中加入两位家人的名字。

会后,张明心中的不快登时一扫而光,并产生了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他打心里感激吴副局长。

既然会议对旅游作了决定,吴副局长便积极地操持了起来,当天下午就利用关系定下了一家旅游公司。

晚上,吴副局长早早回到家中,心里那个顺畅别提有多强烈了。他得意地坐到沙发上,拿出了自己贮存的名贵红茶、黑茶和花茶,渐次品尝起来,一杯接一杯地下肚,一口接一口地品味,心里感到美滋滋的。片刻,他情不自禁地哼起了电影《甜蜜的事业》中的主题歌:

甜蜜的工作,甜蜜的工作,

无限好啰喂!

甜蜜的歌儿,甜蜜的歌儿,

飞满天啰喂!

树立起那革命的新风尚啰喂!

我们的明天,我们的明天,

比呀比蜜甜啰!

……

吴副局长边品茶边唱歌,已陶醉在了歌词的意境中。但他的嗓子五音不全,把流行歌曲唱得很走调,十分难听。

妻子下班推门进屋,发现吴副局长已在家里,还不伦不类地唱着歌曲,东一句西一句地胡乱拼凑歌词,声音十分刺耳,便冲着丈夫吼了起来,死鬼,别干嚎了!唱得太难听!

吴副局长在忘情地唱歌、品茶,并未发现妻子回家,妻子这一喊,才把吴副局长给叫醒。但此时的吴副局长特别地狂妄,他并不理会妻子的吼叫,而是冷不丁扑向了刚进门的妻子,妻子慌忙躲闪,已来不及,差一点就摔了跟头。但吴副局长早有准备,妻子竟不偏不倚地跌入自己的怀中。吴副局长当即就用力地抱住了妻子,抱得妻子喘都喘不过气来。于是,妻子生气地责备说,你这死色鬼,是疯了还是神经了?

吴副局长并不顾妻子的反对,慢条斯理地说,单位要公费旅游了,我这正高兴着呢!

妻子一听,轻蔑地哼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说,就个公费旅游,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单位都在搞,值得这样高兴吗?

吴副局长郑重地说,这次不同,一来,我与新局长拉近了关系,为今后的重用打下了基础;二来,我揽下了联系旅游公司的任务,可轻轻松松地赚一笔回扣。吴副局长边说边将妻子用力搂了三搂,并顺势推倒在了床上……

张明下班后回到了家里,妻子梁红正在厨房做晚饭,儿子张帅伏在书房的桌子上做作业。张明当即把单位要公费旅游的喜讯说给梁红听。

梁红一听,登时就兴奋了起来,旅游好啊!我总算沾上你的光了!看来还是掌权好啊!梁红与张明不同,她总想享受一点特权。

张帅今年十五岁,正在上高一,他越来越感觉到了上学的紧张,听父亲说要旅游,便兴致勃勃地冲出了书房,并手舞足蹈地喊了起来,要旅游了!要旅游了!我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张明见儿子激动,心里很高兴,但又怕儿子耽误了学业,便严肃地说,旅游下周二出发,你别太高兴了,回来得补课,快做作业去吧。

张帅很懂事,张明这一说,就顺从地回到书房做作业去了。

张明凑近梁红的耳朵说,这次旅游,单位给了两个指标,但也不算什么。

梁红兴奋地说,还说不算什么,你当了十五六年副局长,我哪次沾到过这样大的光!

张明说,你着急什么,这不就沾到了吗!从今往后,我就是一把手了,工作上的事都由我说了算。不过我现在并不想太考虑个人的好处,想尽快打开工作局面,这才是正道。

梁红说,老公,别牵扯到工作上了!你说说为什么给了咱两个指标?

张明说,这得感谢吴副局长!这人不错,很善解人意的,又有一定的号召力。本来我不能参加旅游,但吴副局长开会时细心做了引导,在很关键的时刻来了个提议,就这样成了。这个人,以后当重用。

张明接着又说,这次旅游,你要帮我物色物色职工,看看哪个可重用?要打开工作局面,得靠人才啊!

梁红说,这好办,我为你细心物色就是了。咱不说这些事了,这次旅游,我一定要和儿子好好去放松放松。她边说边兴奋地哼起歌来。

晚饭后,梁红因能旅游而高兴,竟连每天必看的电视剧也不看了,她要为这次旅游提早做做准备。她把毛巾、牙刷、水杯、旅行包都翻箱倒柜地找出来,甚至连儿子的游泳内裤也找出来,放在一处,准备旅游时携带。

张明见梁红准备的很细心,心里很高兴,加之今天工作很累,就想着早早休息。正要上床,梁红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切地说,旅游在外,电话费一定很贵的,咱俩怎样联系好呢?

张明说,这好说!现在科技发达了,用QQ联系就行,我有单位的QQ群,把你拉进去,我平时有什么事,都发到群里,这样一来,有许多事就不用打听了,也可省些电话费!

梁红一听十分高兴,对着老公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晚上,由于疲劳,张明早早就入睡了,可梁红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还在翻来覆去地幻想这次旅游,一夜竟笑醒三四次。

旅游的日期到了,吴副局长带领职工们走进了候车室。让办公室刘主任把车票分发给大家。他带着抱歉的口气说,车票的铺位号不能随意索要,是电脑自动生成的,若大家需要调换铺位,可自行联系。

随着火车的一声长鸣,职工们拥向了检票口。进车厢后,职工们竟没有发现梁红母子。吴副局长本以为这次旅游最重要的就是照顾好梁红母子,可偏偏就是找不到了母子俩。他心急如焚,慌忙向乘务员打听,一打听才知道梁红和张帅是排到了后一节车厢中。吴副局长急忙慌慌张张地下了车,又急不可耐地上了后一节的车厢中。他一进车厢,就看见了梁红和张帅,这才把高高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但他还意外地发现李股长也在这节车厢中。李股长和梁红都是五十多岁的人,梁红在下铺,李股长是中铺,张帅在上铺。吴副局长对梁红说,我们都在前一节车厢中,咱单位的职工都在那里,可打扑克,说话也方便。为方便你们母子俩,我建议将你俩的铺位调换到前一节车厢中,不过,现在还不能调,得等火车开动后再说。吴副局长觉得这次旅游是个机会,操作好能拉近自己与新局长的关系,于是就在梁红面前刻意去表现。

遇到癫痫发作应该怎么办
沈阳癫痫科医院
癫痫治疗需要多少钱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