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寒江独钓 >> 正文

【看点】二憨五的故事(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二憨五死了。

二憨五的丧事办的很排场,三班鼓手交替着不间歇地连续吹打了三天,几乎把整个村子的几百口人全都招引了过来。二憨五的院子里连续摆了三天的酒席,不管亲戚朋友,无论站的看的,只要到了饭点,坐下喝酒吃肉,抹嘴便可走人。有心的酒足饭饱后,在灵前燃几炷香,点几张纸,有的人还要跪下磕三个响头,嘴里念叨些谁听不清说什么的祭奠话,无意的抹嘴就可走人,谁也不会说什么。

下葬二憨五的那天,艳阳高照,八个年轻力壮的后生扛着二憨五的柏木棺材绕着村子街道转了一圈,咿咿呀呀的唢呐惊跑了树上的小鸟,也惹得本来平静的村子里鸡鸣狗叫,好不热闹。路边人跟着棺材移动,眼睛都在瞄着手举引魂幡的少年和拄着孝子棒的楞小,低声地议论着:“这个憨货,前世积德,修来这么孝顺的儿子,有了这么帅气的孙子”。

二憨五本来是有大姓小名的,听老辈人讲,刘家传到二憨五父亲这一辈时,在村里就成了孤门独姓,二憨五出生的那一年,是老刘家的灾年,一家三口都命丧那年。先是七八岁的大憨憨不知什么原因,不歇地跑肚拉稀,每天水米不沾,打针吃药都不管用,直至最后面黄肌瘦,死了。随后,女人生二憨五时,遇上了大出血,接生婆没了法子,套辆驴车把人送到公社卫生院时,可怜的妇人早已闭上了眼睛。灭顶的天灾让二憨五的父亲痛断肝肠,看着炕上嗷嗷待乳的二憨五,只有一条路子,就是把他送人。包袱皮都准备好了,第二天就有人来抱娃儿,奶奶却指着儿子的头大发雷霆:“你个不孝的祖宗,眼看着老刘家就指望这一根苗了,你把他送了人,谁来接刘家的香火,滚!”没法子,丢下娃娃,灰溜溜地扛一把铁锹去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干活去了。也就在那天,工地上出了事,挖土的崖头倒塌,不偏不斜把二憨五的父亲压在下面,众人手忙脚乱把他从土里铲出来时,鼻子嘴里全堵满了泥土,断气了。

村里人都说二憨五是个憨子,二憨五也确实有点憨。从小没有奶水,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一样,奶奶硬是靠炒熟的小米糊糊把他喂大。快四岁了,走路踉踉跄跄,不会说话,只会“呜呜呜”地叫,村里的闲人就不叫他二憨憨了,直接叫二百五又觉得过分,于是便戏言戏语地称呼他二憨五了。

二憨五从记事起就没有了爹娘。裹着小脚、走路颤颤巍巍的奶奶是他唯一的亲人,祖孙俩住在一间土坯房里,夏天漏雨,每逢连阴雨季,炕上地下全是泥盆瓦罐,叮叮当当地接着雨水,两人蜷曲在唯一不滴水的墙角,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阴暗潮湿的夜晚。冬到了天,泥坯房的窗户挡不住刺骨的寒风,奶奶没钱买碳,只能从地里搂点柴禾,既可以做饭,又能用来御寒,天刚黑就钻入被窝睡觉,数着天上的星星,听着奶奶老掉牙的童话,憨憨地进入梦乡。

邻居大婶是是个热心人,数九寒天会让奶奶拉着二憨五到她家炕头上坐坐,暖暖身子。红彤彤的炉火把家里烤的暖暖和和,二憨五觉得这是最幸福的时光,炕上坐一会就跑到地上,站在火炉旁边,把手伸出,感受一下碳火的温暖。这时,大婶的孙子从院里的碳垛上抱回半个砖头大的一块黑碳,嘴巴贴在二憨五的耳朵上,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把这块碳递给二憨五,二憨五便抱着碳块屁颠屁颠地跑了。

奶奶一直在大婶家坐到要做饭时才回了家,一进门,只见二憨五在院子里把那块碳放进盛着大半盆水的木盆里,手里拿着一块破布使劲地搓洗黑碳,溅出后淋洒在身上的水已经结了冰,全身被冻的通红通红,看见奶奶,张开嘴结结巴巴地说:“奶奶,这块碳怎么总也洗不白啊,哥哥说什么时候把碳洗白,他家的那些碳就全部给我们,我们就再也不会受冻了”。奶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里噙着泪,用足力气把二憨五抱入怀里。

奶奶活了八十一岁,像平常一样,晚上八点多睡了觉,第二天早晨二憨五睡醒了穿好衣服想着喝了粥、吃了馍去上学时,却发现是冷锅冷灶,再看奶奶,依然在被子里躺着,任凭他怎么叫都没有反应,过去拉奶奶的手,已经冰凉了,奶奶留下他,静静地走了。那一年,二憨五刚过了十六岁生日,眼看着就要初中毕业了。前几天奶奶还去求了队里的干部,想让二憨五去社办的学校去读高中,现在变得没有着落了。队干部帮着把奶奶入土为安后,问询二憨五今后怎么办,他呐呐地说:“安排我个营生,到队里干活挣工分吧”。

也许是营养不良,或许是与遗传有关,十六岁的二憨五身高不到一米五,顶着一个大脑袋,两根胳膊瘦的就像麻杆一样,X型腿一撇一撇的,两只眼总是眯起,似睁似闭,头发稀疏,下嘴唇包着上嘴唇,牙床外露,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看着这个样子,小队队长真是发愁,地里的活肯定是干不了,只好对他说:“跟着你俏叔喂牲口去吧,把铺盖搬到那里,吃住互相有个照应”。

俏叔全名叫俏栓,是一个一条腿有点毛病的老光棍,走路时一瘸一拐,连带着裤子都在晃动,人们戏说他好像在扇风,他对此倒是无所谓。每天乐乐呵呵,对待圈里的马、驴、骡子如自己的孩子一样,自己受累受饿也不让这些牲口受委屈,每天按时按量给它们喂料饮水,手里时常拿着一把特大号的木梳和一个芭蕉扇,给这匹马梳梳鬃毛,给那头骡子扇扇凉风,牲口们对他也是蹭一下,舔一下,非常友好。俏叔对二憨五的到来非常欢迎,从柜底里搜寻出不知道保存了多久的一把挂面煮上,破例地荷包了两颗鸡蛋,一边把饭端到二憨五面前,一边说:“娃儿,今后,你和我,还有这些牲口就是一家了”,从这天起,二憨五的吃住就全到了这里。

正是阴历六七月青黄不接的季节,队里分得的粮食早已吃的所剩无几了,叔侄俩每天都是玉米面糊糊煮菜叶子,听着牲口在圈里倒嚼的声音,肚子里更是饿得发慌。有几天,俏叔外出去看远房的亲戚去了,二憨五一个人百无聊赖,忽然发现喂牲口的黑豆秸秆里零零星星散落着许多豆子,精神头大振,拿起叉子就开始抖打秸秆,一天下来竟然抖出小半布袋黑豆。晚上独自架起火,锅里加了一瓢水煮了,半生不熟就开始一顿猛吃,正在兴头上,忽然觉得身后有人,一回头,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队长正虎着脸看他的吃相。二憨五急忙把碗放下,怯怯地站起来,一句话也不敢说。

“好呀,你娃儿竟敢偷吃牲口的草料,你说,该咋办?”听着队长的话,二憨五浑身好像筛糠,恨不能一下子钻到地缝里。“这样吧,你把布袋里的豆子数数,看有多少颗,明天把数字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撂下一句话,队长一转身,走了。

等二憨五缓过神来后,才想起队长留下的话,赶快把豆子倒在地上,每数好一百颗就放一小堆,昏暗的灯光下,几个小时后,满屋子都是一小堆一小堆的黑豆,好像小驴驹拉在地上的粪便一样。天就要亮了,二憨五先把地上的黑豆堆子数点完,乘起来,加起来,一共是16835颗黑豆,二憨五把数过的豆子重新装进口袋,等待着队长对他的发落。

队长再次进入二憨五住的小屋子时,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没等队长开口,二憨五忙不迭地把黑豆的颗数告诉了队长,队长好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抬起头想了一会,才对二憨五说:“你个憨货,开个玩笑,你真当真啊,饥不择食,难道我不知你饿吗”。

俏栓老人死去那年,二憨五已经快三十的人了,老人死后不到两个月,农村便开始实行土地承包制,队里的牲口也要通过抓阄分配到每家每户,二憨五真是好手气,一伸手竟然把最好的那匹大红马抓住了,让所有的人羡慕不已。到了每个牲口都有了户主时,他却跑到队长面前提出一个要求,想用自己的大红马和柱子抓到的小黑驴进行交换,队长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让他重说一次,二憨五这一次咬字很清楚,明确就是要用自己的大红马去换小黑驴,原因是自己个子低,使唤不了那个大牲口。不仅是憨,这简直有点傻了!俩头牲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如果不是憨,谁愿意做出这种傻事!这个意外,对柱子来说简直就是喜从天降,急匆匆地过来与二憨五交换了牲口,作为补偿,晚上又跑到二憨五家,送去满满两口袋草料。

队长与干部们商量后,出于对二憨五的照顾,又把队里几年不用的一辆小平车给了他,帮着他做了一套驴拉车的鞍子、套缨、缰绳,二憨五自己找了一根竹竿,做了一个赶驴的鞭子,这就算全副武装了,每天喂驴、赶车,耕作着分给他的五亩多土地,一个人走在路上,显出一副很神气的样子,不时地还东一句、西一句的哼哼着小调。秋后收获回来的玉米、黄豆、谷子、土豆、萝卜、白菜,把不大的一个院子堆得满满当当,除去自己吃的,卖了一部分,换得的钱,买了几件新衣服,做了一床新被褥,驮回几篓子大碳,这时的二憨五真正是衣食无忧,凉不着、冻不着,走在路上也算是有点人模狗样了。

农闲下来的冬季显得无所事事,除了每天把自己吃饱,把小黑驴喂好,二憨五好像再也找不出别的营生,纸牌麻将他不会,抽烟喝酒的嗜好他也没有,百无聊赖,在大街上转转,听听村里大喇叭里的吆喝,等到日头西斜,便回家点火、做饭、睡觉。数九天最寒冷的那几天,看着马上要过年了,二憨五想着把小黑驴套上,赶车去趟集市,购买点年货,可任他怎么喊,甚至用鞭子抽打,小黑驴就是不走,仔细端详,发现这牲口的肚子奇大,怎么了,难道是病了?着忙中叫来村里的半拉子兽医,兽医名字叫柳玉玺,长得肥头大耳,一付弥勒佛相貌,蹲在地上摸摸小黑驴,又站起来看看牲口的肚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高声对二憨五说:“憨子,牲口肚里有驹了,你小子不地道,哪一天晚上你给日上的,等着当老子吧。”说完便继续哈哈哈地一路长笑着走了。

呆在院里的二憨五半天没有动身子,忽然想起,俏叔临死的前一个月曾骑着小黑驴出过一次门,说是这头草驴还没有生育过,到邻村看看能否配上种,队里的骡马多半牙口已经很老了,该养育些小牲口了。算算日期,也快一年了,正好是驴的生殖时限。“管它呢,生就生吧,多个牲口,也是好事”,这样想着,二憨五便没事人一样了。

小黑驴产驹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一头除去鼻头上有一小撮白毛,周身全是黑红色的骡子降临到二憨五的院子里,这让二憨五大喜过望,也让村里的人议论不断,想起当初用大红马换小黑驴的事,都说这憨子原来鬼精的狠,谁都知道一头骡子在庄稼汉心里的地位,那个年代,几乎就是一家人一半的家当,耕地拉车驮货,干什么都是数骡子好使唤。这件事的发生,心里最不痛快的肯定是柱子,怪怨自己当初贪便宜,也记恨二憨五算计了自己。

小骡子的美用二憨五的语言是无法表达的,黑红的皮毛,加上鼻尖那一点点的白色点缀,不时地甩甩尾巴,仰起脖子东张西望,真是人见人爱,二憨五给它起名叫葡萄,白天晚上就像伺弄一个孩子一样喂养它,听到有人对骡子夸奖几句,这时候,下嘴唇包着上嘴唇的二憨五会乐得两只眼挤成一条缝。

一件事的促成可以说又一次改变了二憨五下辈子的命运,那时骡子葡萄的个头差不多和他一样高了,突然一个叫梁子的邻居领着一个外村的妇人来找二憨五,进门不回家,先在圈里瞅骡子,左看了又看,前看了后看,让二憨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袋烟工夫过去了,梁子和那妇人一前一后进了家门,边往炕上坐边说:“憨子,告你一件天大的好事,石河摊村的五豆子死了,看病落下一摊债,他老婆还不起,打算找个男人,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口了,这不,我把媒人带来,你们说合说合,你把骡子给她,她卖了骡子打饥荒,完了就做你的老婆”。看着二憨五迷离的眼神,妇人也开口了:“女人是好女人,生的水灵灵的,有眉有眼,就是命苦,遇上五豆子这个病痨子。现在好了,美事让你碰上了,主意自己拿吧”。

这个主意怎么拿?三十多岁的人了,走在大街上看着撩起衣服喂奶的婆姨,那银盘大的乳房也晃的他心里发痒,多少次梦里也会爬在女人的身上卖力地耕作,醒来时被子里湿了一片,身体却感到一种说不清的畅快。现在,真有这样的好事,说二憨五不动心是假的。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第二天牵走骡子,第五天媒人就把那个叫桂花的女人带进了家门。桂花进门时盘着头发,穿着一件素花短袖衫,脚上是圆口的家做布鞋,个子比二憨五高出一截,脸蛋粉白粉白,弯弯的眉毛下面是一对大大的眼睛,一直低着头,不说一句话,表情上也看不出是晴是阴。让二憨五没有料到的是,桂花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看样子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虎头虎脑,浓眉大眼。媒人看见二憨五眼里露出的疑惑,忙说:“桂花的孩子,叫愣子,原来说跟着爷爷奶奶,临走了,桂花不放心就一块带来了,你也没有孩子,也不在乎这一张嘴,你说呢?这样也好,有老婆,有孩子,就是一个完整的家了”。从一进门,二憨五就注意到了这个叫愣子的孩子,无缘由地对这个孩子有一种好感,现在既然这样,他嘴里没说,心里却是蛮欢喜。

云南癫痫医院官网
癫痫的病因是什么啊
继发性癫痫的饮食禁忌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