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绿豆面条的做法 >> 正文

【古韵今弹】身体知道(九)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你现在多好啊,原来就有一个妈妈一个爸爸一个奶奶爱你,我只有我一个妈妈,现在也分给你了。你还哭呢,该我哭了。”“对不起,丫头。”我含泪说。“不过我不哭,我有一个妈妈挺好,没有那么多人管我,”说完抱住我右边的胳膊,撒起娇来。甄亦非听到这样的话,静静地趴在桌子上,我知道他在平静心情,我也不说话,轻轻地抚着他的背。他抬起头看着我,艰难地忍住称谓:“我可以经常来这里吗?”我知道他忍住“妈妈”两个字,我拍拍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背,“当然可以,以后这也是你的家。”我想了一下:“但是你必须瞒着你的家人,不管怎么样,他们这些年没有离婚,说明是有感情的,在外界看来是个完整的家庭,我们不能自私地用外部原因来摧毁他们,孩子,这世上除了感情还有生活上的很多利害关系,我们要多多体谅别人。”

“我三岁的那年,爸爸和妈妈闹离婚,奶奶不同意,说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会让企业形象受损,会直接造成经济损失。那一次闹的很凶,我印象很深刻。其实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温暖的家庭,爸爸和妈妈也从来没同时出席过我的学校活动。”甄亦非伤感地说。“唉吆,唉吆,我也从来没有过呀,但是我就很骄傲,怎么啦?”真真昂着头一股贵气的样子。“你感情大条,泼皮。”我笑着点一下她的额头。“妈妈!你可不能立刻就偏心哈。他虽然是哥哥可是一天都没陪伴过你哈。”这句话估计刺痛了亦非,他又趴下头去。“哎呀,不是怪你啦,我的意思你以后多替妈妈分担点,比如多宠我一些。嘿嘿。”不管气氛多尴尬,有唐晓真在,一定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很愉快地度过,这三天的笑声来比我前半生笑声总和大概还多些。我们娘仨早晨一起去对面的河边跑步,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有邻居问我:这男孩是谁?我正尴尬怎么回答呢,晓真挽起甄亦非的胳膊:“这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别人便不好再打听。

中途我听到亦非接到他爸爸的电话,依然熟悉的声音,我手里捧着茶杯,茶水在杯中荡漾,故作不经意,用心听着。“你放假怎么不回家?”“回家没什么意思。”亦非噘着嘴说,父子俩估计不对付。“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你奶奶想你,一直盼着你回家。赶紧给我回来!”

然后像是感受到什么气息了,又问:“你在学校吗?我开车去接你。”“我不在学校,我到同学家玩去了。”恰巧晓真从厨房出来,对着手机喊:“叔叔,亦非在我家。”我吓得大气不敢出,惊大了眼看着这个小妮子。:“谁呀?你女朋友?”“不是的,”亦非也慌了。“我是亦非的亲妹妹,刚刚结拜的。”晓真对我和亦非吐吐舌头。我滴天,给这个作怪的丫头弄的心脏都要紧张碎了。亦非敷衍几句,匆匆挂了电话,我便怪罪起晓真,“才交代你,你怎么就忘了呢?”“我就是记着您的交代才故意这么说的,亦非要经常来我们家,总得有个借口吧,我又不能是他的女朋友,那义结金兰也是可以的呀,走一步算一步吧。”小丫头现在倒比我有主意了。

第二天,甄亦非要回家,说奶奶老了,身体也不好,还是有空多陪陪她才好。我虽然舍不得,但是孩子有孝心我自然是鼓励他的。可恼的是:晓真非要跟着去,说要去见见她明星爸爸,还有那个拆散鸳鸯的奶奶。我怎么拦着也不行,孩子大了,我也降不住了,最后亦非说:还是让她去吧,这是她的权利,我会好好照顾她的。预知唐晓真去甄家闹出什么动静,我也不知道。

我是唐晓真,现在我就讲讲我第一次去甄家的经过,以满足我妈妈的好奇心。

甄家真的很气派,是我这个小家庭长大的孩子所不能描述清楚的,反正就是豪华、高贵、宽敞、大气,但是有些压抑,即使给我一个公主房,我还是喜欢我的温暖的窝。

我到甄家大院的时候,甄爸和甄奶奶都在大厅大门口候着呢,因为甄亦非早早打电话说了带一个妹妹回家,他们大概和我一样好奇。

场面没有我想象的那样艰涩,我一进门就喊甄爸,奶奶,甜的亦非对我只翻白眼,还招他奶奶一拐杖。奶奶笑着拉我到她的太师椅旁边坐下,笑着问:“你是亦非的女朋友吧?”“不是,我是他的亲妹妹。”老太太也不分辨:“我们家亦非不帅吗?”“帅!”“他怎么?不喜欢你?”“喜欢。”“那你为什么只当他妹妹?”“这没办法啊,我妈妈认他为儿子。”我一脸无辜地说。“你妈妈不喜欢我们家亦非?”“喜欢的不得了。”“那就奇怪了,这是为什么呢?”“奶奶,我问你一个事情。”我一脸认真地望着奶奶的脸。“你说。”“如果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嫁入豪门你会同意吗?”“哈哈,是这样啊。要是搁在以前我是断断不能同意的,但是现在嘛,门第观念没有那么强烈了,若是孩子聪明伶俐,学识不错,自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的。你妈妈是怕你嫁给我们家,会虐待你?你妈妈多虑了。”“真是这样啊。”我真替我妈妈难过。“怎么了?要不要我这老太婆去找你妈妈谈谈?”“那可不行!”我急的大声说。“这又是为什么呀?”奶奶也不见怪,看来今天她的心情很不错,大概家里氛围一直很压抑吧,难得有这么热闹的局面。“奶奶,你是不是只喜欢男孩啊?”我又歪着头问。“哈哈哈,亦非啊,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古怪精灵逗奶奶开心啊?是我们家孩子我都喜欢啊,不分男女。我们家就是孩子太少了,你甄叔叔不想再生,说什么要带头响应国家计划生育的号召。”“奶奶,是甄爸爸。”我一本正经地纠正,我越是认真他们越是不相信,只当逗他们玩呢。甄爸爸一直盯着我,笑而不语,他也把我当成笑话了。我有一丝丝难过:糊涂的爸爸。亦非虽然捏着一把汗,但是看着有惊无险也就由着我去了。

我一直没看见另一个妈妈的出现。到了晚饭时分,家里的阿姨早已经把饭菜端上桌子了,也没见回来,老太太眼神阴郁着说再等等,可见虽然不满意这个儿媳妇,但是还是容忍的,毕竟是这个家的经济顶梁柱吧。这个家看样子是女人当家,我这个爸爸大概除了演戏,什么也不会。他似乎对我的到来一点都不关心。

大家等了十多分钟,门口终于想起汽车开进来的声音。不多会,一个浑身散发出女强人气息的女人走了进来:穿着裁剪得当的毛呢直身裙,显示身材的曲线,手里搭着一件同材质的小西装。一头干净爽利的短发,层次分明地别在耳后,一举手一抬足都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气势。一进门看见我,就问:“家里来了小客人啊。”没人回答又问“亦非,你的女同学?”我出于礼貌站起来。亦非正想着怎么回答。“阿姨,我是亦非的妹妹。”女人一惊,旋即又冷笑一声:“哪来的妹妹。”“我们前几天才结拜的。”我也不恼。

奶奶赶紧说:“等你半天了,怎么又回来这么晚,公司的事情多吗?小非的女朋友——”我及时用眼神纠正奶奶,她又忍住笑改口道:“小非的妹妹来了,我们全家吃个团圆的饭嘛。”新妈没答话,扭头对厨房宣布:“阿姨,可以开饭了。”然后又低头嘀咕:“妹妹,妹妹,说不定真是亦非的妹妹呢!这些年你知道在外面多少女人。”“宋佳琴,当着孩子们的面不要信口雌黄,有了亦非以后我再没有其他女人。”说完停顿了一会,似乎想起什么事。“看吧,自己对自己的话都怀疑了。”新妈冷笑。“够了!”老太太突然发火:“就不能好好地吃顿饭吗?一辈子就这么吵吵吵,还没吵够!”“妈妈,我也不想吵啊,这么些年来,你也知道,甄龙可正眼看过我一眼?不进这个家我还不觉得,一进这个门我就委屈啊。白天在外面忙来忙去,晚上回到家一声问候都没有,我就像是一个工作的机器!”“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甄爸侧脸看着宋佳琴。“我、那也是顾全底下好几千口人的生活好吗?”“别讲的那么伟大,现在让你放手你愿意吗?”甄亦非突然摔下筷子,起身离席了,他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孤单地令人心疼。“哥哥。”我不自觉地喊了一声。我这一声没喊回哥哥,倒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向了我,因为这一声哥哥的感情,不是装的,可怜的哥哥,从小到大就是这样长成的吗?“叔叔阿姨,你们经常这样,都不考虑哥哥的感受吗?”我的眼睛里有泪水在转。奶奶赶紧拉住我的手:“好孩子,唉吆心疼死奶奶了。你们两个哪怕在孩子面前装一下和睦都不会吗?非要把一顿饭弄得这样难堪。也怪我这老太婆,当初把利益看得太重。以后,你们俩何去何从我再也不拦着了,虽然我的日子不多了,可孩子们的日子还长着呢,难道让他们也这样看你们一辈子?”“妈,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当初你也向着那个唐鱼,你若不是考虑集团的利益,估计早就让那个孤女进门了吧!”“唐鱼又是谁?”我疑惑地看向甄爸,难道这个人在我妈妈之外还有其他女人吗?如果我妈妈一辈子耗在一个花花公子手里,我可不答应。“唐鱼就是山庄里的一个花匠……”阿姨突然锐利地看向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唐晓真啊。”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阿姨突然发疯似地看向甄爸:“你们后来又有了孩子?”甄爸也是一脸茫然,看向我。“可是我妈妈不叫唐鱼啊?”宋佳琴还想说什么,让甄爸的一个眼神逼了回去。“你没资格说她,若不是她,你哪有今天的地位?”“都不要再说了,你们要闹到什么程度?”老夫人急得只拍桌子。

这时候甄亦非从二楼走下来,背上搭着一个背包,一言不发,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外走。“哥哥、哥哥”我踉跄着脚跟不稳。“你还没看够吗?”甄亦非突然发脾气了,我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亦非,吓着话也不敢说,匆匆朝奶奶和甄爸挥挥手,就被甄亦非攥着离开了甄家。身后传来奶奶的哭声:“都是我造的虐啊。”

原发性癫痫的原因是什么
治疗癫痫的新方法是什么
继发性癫痫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