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魔兽经典 >> 正文

【东北】“近视”(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年近三十的老姑娘王香兰总算是谈上一位男朋友。这让她年逾花甲的父毌成天提溜的心稍微落了地。

香兰性格內向,不善言语,在男女朋友之间交往中一直处于被动型。这回通过朋友认识一位三十二岁的外地老小伙,当兵出身,自由职业,戴副近视镜,话不多,因没有正式工作,家境贫寒,一直也没谈女朋友。也许是年龄早已过格,香兰一改往日的作派,主动出击,尽管这位叫林富宽的外地老小伙沒房、没工作、家境不富裕,香兰就认定这辈子所依托的人就是他了。虽然父毌觉得不太合意,但考虑姑娘的年龄也只好同意这门亲亊。

认识时间不长,可二人相处的如胶似漆。于是双方老人见了面也就将这桩婚事定了下來。

大女儿找的丈夫也没住房,结婚时把市里一处公租房让给她们住,老俩口又在市郊买了处平房。

大姑爷是个精明人,公房变卖给个人时,以他的名义买的产权,当时也就两千多元,谁也没当回事。

听说小姨子要结婚,男方和自己当初一样没房,肯定和老丈人住在一起。郊区虽说远点,可那房子比他住的小房要大十來倍,于是灵机一动对媳妇说:

“孩子老姨要结婚,我看也不能让人家刚结婚就伺候爸妈,还不如我们去侍奉老人,让新婚小俩口住我们这里。我们也该尽点孝心。”

爱人觉得丈夫说的也在理。这样一來只是自己上班远了,想着孩子父母能帮照看,不用自己整天带着孩子上下班,便乐颠颠跑到老爸老妈家中,将丈夫的想法告诉老人。老人没意见,妹妹听从按排,于是这事很快便定了下來。

接着就是搬家,简单布置新房,结婚。一切都很顺心如意。

半年后,香兰和丈夫回娘家,酒足饭饱后,姐夫与妹夫唠起市里的住房,姐夫说:“富宽香兰都在场,市里的住房我看很适合你们居住,我们买时两千三百元,你们想要就归你们,买时多少钱就给我多少,过户钱你们自己掏。”

“行,就按姐夫说的办,不过现在手头紧,先付给你一千三,余下的我们再想办法。”富宽说着用目光看了一眼媳妇。香兰说:“那一千元我想法借。”

老父亲说:“我这有,先拿去用,省得伸手向外人借。”

香兰和丈夫又说了些感激话,姐夫又客气了一番。

春节过后,香兰身怀六甲,接着这片棚户区开始动迁开发。香兰和丈夫不得不临时租房。儿子一岁半时,香兰和丈夫一家三口分得两室一厅的楼房。

这让精明的姐夫后悔不已。姐姐当初只是上班远,现在又多了个孩子上学远,于是经常埋怨丈夫眼光短浅。

父毌听的不耐烦,说:“觉得不合适,再让你妹妹搬回來和我们一起住,把房子让给你们。”

“哪有那么简单,房子是人家林富宽的名字,凭暖气楼不住,來住这平民窝?”大姑爷显然认为这是无法实现的事情。

等香兰俩口來时,老父亲将姐姐不满的情续及他的想法跟女儿女婿讲了一遍。

香兰一向听从父毌之言,又觉得姐姐上下班及接送孩子上学也很辛苦,再说也该轮到自己侍奉父毌,于是对丈夫说:“我们把房子让给姐姐,搬过來和爸妈一起住。”

富宽一向听媳妇话,二话沒说也就同意了。

姐夫姐姐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解决了,他们有时觉得妹妹俩口子太老实,老实得让人觉得傻乎乎的,这事若换到他们身上,你就是说破了大天也没人理会这个茬的。

家庭会议那天,老岳父对两位姑爷说:“我这辈子就俩女儿,要说刨根问底,这两处房子都姓王,可话又说回來,我早已土埋半截的人,早晚还不是你们的。”老爷子把话一转,“几次折腾房子都是满足老大,亏了老小,这点当老人心中有数。这回定下后,就按规定办,谁也不能再折腾了。市里的楼房归老大,市郊这座平房归老姑娘,明天就把该办的手续办完。”

老泰山的话一言九鼎。老大俩口子虽被老爷子冷嘲热讽了一顿,但却落了个大实惠;老小俩口子虽被老爷子暗之褒奖了一番,但却从温暖的楼房步入“冷寒宫”。

香兰的儿子三岁这年,这片棚户区被市里定为新城区,政府、银行、医院、学校及相应的配套商业网点陆续建成,花园式的高层住宅小区坺地而起。

林富宽名下的二百米平房共分得两处一百二十米的电梯楼。林富宽先给老人那处装修完,让二老先住进去,然后又简单把另一处装修了一下出租出去,他们仍然和老人住在一起。

新年家庭团聚时,大姑爷说自己是横垅地撵瘸子——步步不赶点,话里话外是自己不走字,哪象妹夫,傻人有傻福气,净赶时运,自己是运去金如铁,妹夫是运來铁似金啊。

老泰山却道出:“别看你妹夫是个近视眼,为人处事可不近视”。

二0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

患癫痫的诱因是什么
老年人患上癫痫的危害
河北癫痫中医医院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