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魔兽经典 >> 正文

【江南】问世间情为何物(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题记:偶然的机会,我巧遇了许多年前的一位邻居——子轩。在经历了最初的寒暄后,他给我说了我们别后多年的一些情况,其中说到了他的婚姻和家庭,说到了与之有关的一些人和事。在听了这些之后,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于是,我决定写下子轩和她还有另一个她的故事。

(一)

初冬的夜,带着萧瑟的冷意。五十多岁的子轩,双眉轻蹙,披一袭睡衣站到了窗台前。外面,月明星稀夜未央。

刚才片刻假寐,梦境清晰依然。梦里,他的倩儿一袭淡粉色的连衣裙,两条粗黑的发辫垂挂在腰际,明眸皓齿,巧笑嫣然。而他好像穿着白衬衣黑长裤,显得有点呆傻。两个人好像来自两个不同的地方,恰好相逢在校园的石榴花下,面对淙淙流淌的溪流,双双含情相望,笑着,看着,咫尺却不能相拥。

片刻后,倩儿朝着他频频地挥手,说要走了,渐行渐远,凝咽泪千行。他于焦急中拼命高喊,向前追去。顷刻间,一道天堑在他和倩儿之间形成无法逾越的断崖,焦急万分之际,他腾身飞跃,抬头却不见了倩儿。大汗淋漓中他拼命大喊,醒来才发现又是一场伤心梦。

一声长叹,他慢慢地坐起,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上一口,然后打开了电脑,屏声敛气中,手指在键盘上频动,顷刻间,梦境变成了指端的流泻,思念揉搓成了心语:

阴阳经年两渺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游魂,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又如何?憔悴满面,鬓染霜。

夜来幽梦榴花下、溪流旁,

相顾脉脉,伸手相拥已杳然。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长亭旁。

年年岁岁人易老,岁岁年年情依旧。这是又一年的十二月,子轩的心再一次坠入了深渊。整整的二十五年过去了,每年的十二月,都是他生命中不堪其重的黑色。他再一次站起,面对窗外暮色苍茫的暗夜,泪眼迷蒙中那年的情景慢慢地又一次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二)

那一年的十二月十号,是他心灵深处跨不去的一道鸿沟。这一天,他还在异地会所的客床上做梦,他的爱妻,清清的早晨就拨通了他会所房间里的电话。电话里的她柔绵深情地问他在干什么,想她了没有?她诉说着一周来的思念和牵挂,之后她让出差千里之外的他安安心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叮嘱他早点回来。

她碎碎叨叨的说,也许三五天后他回来就可以看到一个复制的小子轩或者是小李倩了,那时候他就是真正的爸爸了。她告诉他,昨天她在母亲的陪伴下去医院查了胎位,听了胎心,她说一切安好。

两个人在电话里你侬我侬,诉不完的相思,聊不完的卿卿我我。浓情蜜意如同层层叠叠的绿叶打开在话线的两端。

半个小时后,她依依不舍地要挂断电话,她告诉他,早饭后,她得抽空去一趟超市。

他问干什么去?

她说马上就要分娩了,得为她心爱的又是傻乎乎的老公备两套内衣裤、得为未来的宝贝备好了奶粉和奶瓶还有尿片。

他说,“你行动不方便,还是等我回来买吧。不急在这一两天。”

她在电话里骂他大傻瓜,说他粗枝大叶,她说:“就你那还未成型的经济学家的眼光,买这些东西没品位,再说眼看着预产期就要到了,只有爸妈等待宝宝出生,哪有等着爸爸回家再出世的宝宝啊?你以为我们的宝宝是哪吒啊?”

他“嘿嘿”笑着没话说了,可是又担心着老婆。他婆婆妈妈的叨叨着,挺着这么大的肚子,穿梭于车来人往的闹市,我不放心,你实在要去的话一定一定要小心。

她嗔怪道,瞧你,一个大男人,啰嗦的那个小样。是心痛我啊还是不放心肚子里的宝宝?要是心痛宝宝,我会嫉妒;要说我啊,走了三十年的路了,你怎么就不放心?说着,不容他再反对带着点耍赖的语气嘴里喊着“挂了挂了”的就真的挂断了电话。

搁下了电话,他窝在被窝里懒着,老婆的温情撩起了他心底的柔情蜜意,丝丝缕缕的温馨推着他的思绪慢慢地向前走去。

(三)

他的妻是个小女人,他叫她倩儿。倩是爱妻的名谓,儿则是他宠溺她的符号。他和她相识相爱于大学校园,他的家远在北方,他是肩负了家族的兴旺大计,迢迢数千里只身来到这个南方的大学求学的。

优越的家境和良好的家族氛围养成了他王子般高傲的个性。他博学多才、他俊朗帅气,在整个校园里,他是个谜一样的男孩子,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可又是众多女孩子口中的陌生王子,女孩子背地里喊他冷面俊生。

而她是他导师的独生女儿,天生丽质、娇美聪慧,柔情似水。

一个偶然的机会,骄傲王子的一颗同样骄傲的心被这个名叫李倩的女孩子毫无预兆的俘虏了。

那一天,在图书馆,他看中了一本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对此书,他慕名已久,今日得见自是欣喜如狂。老实说,来此深造,他原为庞大的家族利益,他想用知识给自己一知半解的经济头脑加餐,用他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说“子轩,你不仅仅属于你自己,你更属于我们这个家族。你此去南方读书,背负的是整个家族的期望。”换句话说,他原为刘氏家族以后在商界中立于不败之地而来,他是为了将来有一天成为刘姓家族掌门人的时候不负众望而来。而之前他早就耳闻此书结构宏伟,篇幅巨大,可谓博大精深。是渗透了老萨数十年经济学见解的鸿篇巨著。字里行间,三言两语,每有深意。其中诸如“热情的心,冷静的头脑”、“相关未必因果”等言语,可谓经济学之《老子》。

看到书架上的这本书之后,他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谁知道,几乎与此同时,另一只纤细的手也伸向了这本书,而且,看气势大有志在必得的意思。

这一来,两个人从手上拼力到最后变成了嘴上争夺。她先发制人:“这书是我先看到的,归我。”

“要说,应该是我,这样,你能不能先让我看上三两天,然后我再给你。”面对一个女孩子咄咄逼人的气势,再加上书已经大部分在对方手里,他表示出了彬彬有礼的谦和。

“你这个学长好没修养,你不懂女士优先么?”那个一脸纯美的女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远没有外观形象表露出的那么赏心悦目,她说着,便伸出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撇开了他意欲抢夺书的那只手。

“这个,算了,既然商量不通,那就你先看,记得看后转借给我,我知道这书外面书店里也没有。我叫刘子轩,是82(三)班的。”话虽如此说,他的表情却是满怀了失落。

“算了,还是让你先看,我知道你叫刘子轩,据说你对经济学情有独钟。看在我礼贤下士的份上,可不可以告诉我原因?”女孩子一反之前的刁蛮,变得温和起来。

“要说情有独钟,只能说是情非得已吧。”作为投桃报李,他回答说。

“呵,还深沉了。你好好看吧,其实我对此书并不在意。”

“哦,那你在意什么?”也许是一时的好奇,也许得到了这本书心情大好的缘故,一直在女孩子面前不拘言笑的他这一次出乎意料的笑了,而随后,她也笑了。

“你不知道学院里都叫你什么吗?”她没有回答他有关的在意,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哦,我还成了名人了?”

“大家背地里说,我们学院里走进了一个西伯利亚的寒人。”

“这么厉害?”

“更厉害的还在后面,都说,你这个寒人目中无人。尤其是……”

“尤其是什么啊?”

“这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我只是受了几个同学的委托完成一个任务来的。”

“与我相关吗?”

“废话,不相关我才没空和你说话呢。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几个同学私底下打了一个赌,要是你与我说满三句话,她们就请我吃大餐。要是你还能够笑一笑,我可以在吃大餐的时候点个任意菜。”

“这么说,还有人监视着?你的目的达到了,呵呵,这么说来还得感谢我的哦。”说着,他笑了起来。

“喏,那边的几双眼睛负责验收真假。”女孩子说完,不待他回话便飘着朝着那群指着的女孩子走去了。

有时候缘分的东西就是这么奇怪,就这一本书的开端,就这相视一笑的契机,就这短短数语的交集,两个人不知不觉的走近了。之后的她,博得了他的情思频动;而他,赢得了她的芳心暗许。

再以后,他们从同学,到恋人,再到爱人,经历的是一路阳光。

三年的时间,在桃花春风的早晨;在梨花溶溶的午后;在暗香浮动的黄昏;在枫叶落红的秋天;在梅花傲雪的冬天,他们或携手并肩窃窃私语于阡陌、柳荫、池塘旁;或一支笔一首诗于书案;或一幅画一本书于静室;或一掬笑容一颌首于人群。同学们暗地里说,李倩掀开了子轩的心瓮,子轩改变了李倩的世界,而李商隐笔下的情痴者大致也不过如此了。

他们心意相通,他们是上天的宠儿,他们仿佛拥有了世上所有的幸福。郎才女貌,一对璧人,他们执手相牵,情爱无边。

记得那一夜,一弯新月高悬在天空,朗月高照的星夜,他对她说,也许千年前的前世,我就是那个多情无奈的唐明皇,而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杨贵妃。她对他说,要真是如此,我们不可以把悲剧重演。

说着说着,她拉着他来到了校园东南方石榴花盛开的地方,然后虔诚的跪下,双双相约,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毕业后,他回绝了老家对他的召唤,他对父母说:“请原谅我的不孝,家族里,有能力的不止我一个,而对于李倩来说,我是不可复制的。为了爱,我得暂时放弃那本不属于我的经济。”

之后,他毅然留校当了教书育人的老师,而第二年,她也留了校做了老师。

又一年后,他和她在又是导师又是岳父母的祝福声中,双双走上了红地毯。婚后,他们把家安在了南方。

这是一个和谐温馨的家,结婚四年伉俪情深,说不尽的恩爱缠绵、和谐美满。四年后的今天,爱情的结晶又将降临。

此时的他沉浸在无限的遐想和向往里。

他在想,再等两天,最迟三天,他手头的工作就将完结,到时,他就可以飞回去和日思夜想的倩儿见面了。他盘算着该给心爱的倩买点什么,该给即将出世的宝贝买点什么,他编着手指一遍遍的默念着,快了,快了,随后慢条斯理的起了床。

(四)

同一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工作着的子轩突然无缘无故的一阵心慌,这是他历经三十三年的人生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第一感觉会不会他的倩儿有什么事情?第二感觉,也许是他们的宝宝提前出世?呆怔了半天,他摇摇头挥去了自己唯心的猜忌。

第二天是星期天,大清早,他的眼皮跳得厉害,心也如前一天一样莫名其妙的慌着,更奇怪的是,刷牙的时候,一只水杯好端端的突然碎裂了,他开始不安。

随后,学院里的一位领导打来电话,要他把手头工作放下,速回!领导的语气沉重,悲抑难掩,电话里他问是不是我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宝宝生了,或者有了什么想不到的意外?领导说:“不要多想,是有关学院的事情。你路上小心,先回来再说。”

领导凝重的语气带着难以抑制的悲凉,他不敢再问,而是立即着手买了飞机票,心慌意乱地上了飞机。

下了飞机,又转乘公交车,他归心如箭。一路上,他想了无数个可能,他在想为什么领导要他在工作即将结束前赶回家?他在想领导的语气为什么听上去那么的叫人揣揣?他在想自己为什么心慌?杯子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碎裂?他在想原因,他想寻找答案。

到家的那一刻,不但家里没人,连邻居家的门也关着。于是他又急三火四的去了岳父母家,敲了许久的门,不但倩儿还是不见,连岳父母都不见。

之后,他除了偏远的学院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最后,似乎是灵光乍现的猛醒里,他急急忙忙去了不远处的医院。他想,他的倩儿该生产了呀,大概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医院了。

医院到了,他“蹬蹬蹬”的登上产科三楼的病房,问了护士站,说有没有一个叫李倩的孕妇住这儿?一位护士听他说出这个名字后问他:“是XX学院的李倩?”在得到确认后又问:“你是李倩的什么人?”

“我是她爱人,怎么,我爱人生了吗?”他有点兴奋,联想到领导电话里的口气又有点忐忑。他的话音未落,那位护士摇了头,然后告诉他:“你的爱人这个时候也许还在重症监护室。你快去吧。”

未等护士说完,他心急火燎的赶着去了护士口中所说的那个地方。这时候,他来不及想为什么?他的心虚浮在空茫处,如同晃晃悠悠的钟摆撞击着干涩的喉咙。远远的,他终于看到了他的岳父岳母,还有学院里一群的人,就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

他感觉大事不好!他的心要赶着快一点走到一对老人的身边,他的脚步却滞涩得拖不动了。这时候,岳父岳母正在抱头痛哭,他跌跌撞撞的趋向前去,“爸妈,怎么啦?怎么啦?你们不要吓我!”嘴里还未说完,他的眼泪就无缘无故的出来了。

“孩子啊,你来迟了,来迟了啊!”见到他的一刹那,岳父一声悲叹,老泪纵横,然后,老岳父的一只手臂往抢救室的门内无力的挥了下。

一辆医院特制的推床带着沉寂的痛苦缓缓地从病房的走道推了出来,岳父岳母悲痛欲绝的扑上前去,学院的同事们都含悲忍泪的拉着。

癫痫病发病症状有哪些
阜阳哪里有颠痫医院
眉山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