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全运会兵乓球 >> 正文

【江南小说】暗夜里的歌声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福心今年15岁了,在别人眼里她已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可她每次放假回家就利索的换上旧衣服,和爷爷去山上放羊。爷爷曾经是读书人,会画画,会写毛笔字,会唱曲儿。她从小跟着爷爷学,所以,她也成了会画画会写毛笔字会唱曲儿的姑娘。

福心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愿望,一是永远可以和爷爷去山上放羊,另一个是希望这个十几个人的大家庭可以永远这么和睦幸福下去。

福心的家在农村,也就像封建的大家庭一样,爷爷是最高统治者,她爸爸是老大,此外,福心还有三个叔叔,虽然说是一个大家,可他们却是各家种各家的地,吃各家的饭,就是房子挨得近了点。这个大家庭以前是和睦的,这家煮了点凉粉,就一家一家的送,那个摘了桃子也一家一家的送,这家有事了,那家就帮着带孩子,那家有事了,这家又帮着喂猪……总之,就一副世外桃源的模样。福心从来都认为,这些都是些厚实、纯朴的庄稼人。长辈们常常教育小辈们,做人要脚踏实地,什么叫脚踏实地?就是即便看见前面有一堆牛屎,也要踩上去。福心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所以,她就像空气中悬浮的一个水泡,即对未来充满憧憬,又脆弱得不堪一击,。

福心家本来是富裕的,家里有几万的存款,在农村,能有几万的存款,就可以称得上上等富裕了。可哥哥到了结婚的年龄,嫂子是城里的富家小姐,农村活一点不会做,哥哥就只有在城里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这房租谁出啊?哥哥是个心大的人,不愿打工,只想做大老板,没几天,就向家里要了几万,想去搞煤矿,不想,一分钱赚不到,连老本都赔了。又向家里要了几万,买了一辆黑车来开着,不到一个星期,又被扣了。福心家里的钱,经这么一折腾,就开始变得精光了,爸妈觉得心疼,每次福心回家,都要向她唠叨一阵,说:福心啊,你哥真是个败家子,结婚不赚钱,还要向家里要钱。福心说:要就要呗!谁叫他是你养的。福心妈说:哎!想不到,我们家突然就变穷了。福心说:穷了就穷了呗!钱可以再赚嘛。福心说这话的时候是自信的,她相信她可以好好学习,将来赚好多好多钱,凭了她的能力,别说是几万,就是几十万,几百万都有可能。

福心不担心钱,福心担心的是爷爷病了。爷爷病了,就不能再上山放羊了,爷爷去年还带她去山上放羊呢!披着斗篷,下雨了就躲在大石洞里,爷爷还开玩笑说,要把福心嫁给这个大石洞,还教福心唱《念亲人》。为什么才一转眼爷爷就病了呢?

爷爷渐渐的走不动路了,哥几个为了好照管,就决定把爷爷搬到福心家里来,每晚轮班照顾,眼都熬红了,白天又端尿又背着上厕所,媳妇都来问想不想吃这个或那个的,福心看着这些画面很感动,她相信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爷爷终究还是走了,那天是星期六,很晴朗的早晨,福心接到爸爸的电话后立即就晕了,醒来后草草的向老师请了假就直奔家里来了,回到家就只看到爷爷的老墓,福心跪下去,“嗵”的一声,把两侧的叔叔婶子们都惊了一下。福心却不知道膝盖疼,眼泪“刷刷”的就流了下来,奶奶过来扶她,说:还是福心有点良心,知道难过,那些糕总算没白拿给你吃。

奶奶这话福心听着不爽,但她不知道奶奶的用意,只顾着哭,两旁的叔叔婶子的脸色她也没看见。

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家子人坐了两桌,男的一桌,女的一桌,二婶见福心哭红的眼睛说:福心啊!你也不要这么难过,人老了,又得了一身病,活着还难过,死了倒轻松。三婶接着说:就是,他也轻松,我们也轻松,要不然可真得折磨死人,地里头还有那么多活计。小婶也说:就说,看娃娃也还小,又是种洋芋的时候,可真累死人,边说着边撩起衣服让娃娃吃奶。福心妈也说:活着磨人,死了也磨人,家里越来越穷了,这发丧的6千元钱都是借来的……

福心越听越不是滋味,瞧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好像爷爷这时候该死,死得正合适,福心一赌气,放下碗筷就走出来,跪在爷爷面前烧纸。

四叔家那个八岁的孩子看着好奇,也跑过来烧纸,说:福心姐,爷爷前几天经常尿尿再床上,奶奶说脏死了,不洗,就拿给你妈洗,你妈也不洗,就放在门前的柴上,臭死了。福心问:那你怎么不帮着洗一下呢?那孩子“咦”了一声,说:我还小,又洗不来。福心瞅了他一眼,说:你还小,就知道臭死了。说完甩下纸钱,愤愤的走出家门,径直的就走向家后面的大山。

福心坐在一块草坪上,头靠着一棵大树,看着四周的大山,手指上突然有一滴泪打了下来。她记得,爷爷带她去放羊的时候,经常唱那些古老的曲子,福心就和他对着唱,满山就是爷爷孙俩的歌声,黄昏时,爷爷总不忘打一捆柴让福心挑着,那时,福心常常在山上睡觉,爷爷总是守在身旁,等福心醒了以后才严肃着一张脸,说:福心,以后不许在山上睡觉,蛇会爬到嘴里。下大雨的时候,爷爷会把油纸披在福心身上,他的脸上却是大串大串的水珠横着留下来,亲戚送来的糕点,爷爷经常小包小包的带上山给福心当晌午……

福心从回忆里幸过来时,手已经湿透了,她张口就唱起了《念亲人》:

梦里亲人哟

有点星星是你

陪在我的身旁哟

梦里亲人哟

有点月光是你

照在我的脸上哟

梦里亲人哟

有点温暖是你

放在我的心中哟

梦里亲人哟

有点思念属于我

留在你的身上哟

爷爷的事终于还是过去了,福心的伤口也在慢慢好起来。从前次回家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趁着这个周末,也该回家去看看了。

福心回家的晚上恰巧停电,月亮很明,一大家的女人就坐在门前的柴上,讨论这讨论那的,福心闲着没事,也和她们做在一起,福心首先是没心情听她们谈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三婶突然说了一句:这次老爷爷的事,可真是淘死人了。福心的思绪被拉来了回来,三婶又接着说:专给他发丧的都要了好几万。二婶说:可不是,可那老奶奶还不满足,和这家说和那家说,几个媳妇对她不好。小婶说:你看他以前活着,想吃什么不马上给他弄,死了也缠这个缠那个的。福心问:缠什么?福心妈说:前几天你三婶脚上长了个疮,半夜都睡不着觉,第二天啊,我肚子里的这个脓包也反了,成日的不舒服,你二婶被斧子砍了脚,你四婶家的小猪也死了,你二叔就去请算命先生算算,说是你爷爷觉得几个媳妇以前对他不好,所以要来出出气。

福心不屑的哼了一声,说:迷信。四神说:福心呀,有些事你别信,你爷爷也不是个好人。福心有些火了,说:子女给老人送终是天经地义的事,别花了几个钱就说人不好。二婶说:福心呀,有些事你还不懂,不是钱的问题,你要说他活着的时候是个好人,花多少钱也值。福心说:那也没瞧见爷爷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的。三婶提高了音量说:哎哟,你是认不得,我才嫁过来那会,有好吃的还没来得及给他,他就怂着你三叔打我,你三叔那个脓包,他还就真打了,为了几分钱,就踩上门槛,骂得鸡飞狗跳。福心妈说:那时候,他有什么好吃的,从不会分点给孙男孙女,看着有小孩子进门,连个烧洋芋也忙着藏在屁股后头。三婶说:就像你们这些孙男孙女,他就从来没抱过,他不抱,他也不允许你奶奶抱,家里做农活的时候,想叫他帮着带会都难。四婶说:现在一家人出了几千块钱把他送出去,他还死不要脸回来纠缠。

福心越听越觉得这群女人疯了,把她的脑浆子都搞疼了,爷爷是这样的人吗?她也不明白了,她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脑袋了还是一片空白。三婶说:按我说,老爷爷生病那几天,是住在大嫂子家,大嫂子家这样费那样费也出了不少,这发丧费少出一点也是应该的。二婶说:那可是,我就这样跟老党(福心的二叔)说,可这砍头的说了,个个子女平等,钱都要出成一样的。福心妈连忙满脸堆笑:哎哟,我说呀,还是家家出成一样的,在我家住的那几天也算不了什么。

福心终于丢下她们回屋睡觉了,躺在床上的时候,她觉得伤心透了,爷爷到底是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好人,还是她们口中那个冷酷小气的坏人,这在福心脑子里就不知不觉的成了一个谜。

第二天,福心早早的起床,妈妈已经在梳头了,福心本来想向妈妈要点钱买套衣服,可想到这几天家里穷的紧,又没开口,问:妈,这次的丧事办得还顺利吗?

福心妈放下梳子,说:顺利,顺利个鬼,为了那点丧费,哥几个把家里都闹翻了,就买一个香炉,十五块钱,你爸就和你三叔四叔出了,你二叔就不依了,吵着上门问是不是他就不是孝子了,是不是对他有了意见,你二婶昨晚上还好意思说我们家少出点丧费,实际上她心里疼得很,生怕自己吃一点点亏。

福心不想听妈妈埋怨,问:那爷爷那群羊怎么处理?

福心妈说:还不是拿给二叔,你小叔想要一只母羊,说过两日子带几只小羊崽子,可是你二叔不干,说你小叔家分了三块地还要羊,结果两家大吵一架,你小婶的脸都让你二婶抓破了,你不知道,你二叔一家人有多恶俗,还有你三婶听说你小叔家要了那三块地,就到处说你小叔家占了便宜,谁不知道那三块地地肥路近。你小叔家也是怂,自己就是软皮子,还要练好的,要是我们拿了那三块地,哪个敢说半句,再说,你爷爷生病时住在我们家,用的、吃的、喝的,拿了那三块地也是天经地义。

福心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头脑中不停的闪着一向好合的叔婶们争吵的画面,她不明白这个家里难道还有比和睦更重要的东西存在吗?为什么爷爷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福心问:那哥哥这几天在干什么呢?

福心妈顿时嚷了起来:他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天天闲在家里睡觉看电视吗?都结婚的人了,还要我们养着,一家子的钱呀,就让他给败光了,还有你爸爸,天天想着抽好烟,又懒又馋,早上叫他起早点,他还说我吵了他,几天都不理我。

福心走回房间,想爸爸以前是一个很勤劳的人,家里的存款都是他挣回来的,可如今,他却好像一个遭受不住挫折一样的人,堕落了。福心记得,她前一次回家的时候,爸爸跟她唠叨过,说哥哥是一个败家子,好不容易苦回来的钱,就这样让他败光了,弄得他一点心肠都没有,与其这么徒劳无功,还不如让自己轻松一点。也许,爸爸现在就这样认为了,他像一个赌气的孩子,不想再干了,也没有了以前的干劲。

福心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她总觉得自己身边隐藏着一个可怕的东西,随时让自己觉得躁动不安。

福心放假的时候,本来是不想回家了,她觉得这个家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样子的了。她最终还是回家了,可能是无望中的一点希望,家还是家,亲人还是亲人,有什么需要逃避的呢?一切都风平浪静,这一家人还是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淡无奇,这些表面的景象给了福心少许的安慰。

这点安慰持续了五天后,哥哥从县城回来了,已经十点多钟,福心躺在床上,断断续续的听到哥哥说什么洗车场,什么贷款,什么两万,又听见妈妈说什么不争气,什么穷,什么艰苦。福心没起床,她知道哥哥又来向妈妈要钱了,福心一把抓住被子蒙着头,不想再想什么,迷迷糊糊的一直半睡半醒着。

第二天,天有些阴沉,福心也不愿意起来,一直在床上磨磨蹭蹭的,突然听到爸妈有些轻微的争吵,她一惊起坐在床上,一下子就哭了,但她还是没有起床,她知道,现在起床也无济于事了,这场争吵时怎么也避免不了的,她现在真的很希望有一场大灾难,可以把一切都淹没。福心突然怨恨起哥哥来,连对爷爷的好感也减了许多。

外面传来妈妈的哭声,爸爸的吼声,还有东西不断摔碎的声音,福心知道。爸妈一定是撕吧在一起了,福心停止了哭泣,轻声唱起了《念亲人》:

梦里亲人哟

有点星星是你

陪在我的身旁哟

……

唱完三遍后福心终于起床了,一屋子的狼藉,妈妈不知了踪影,爸爸做在沙发上抽闷烟,福心把一切收拾好,就去做饭,她不去找妈妈,妈妈也不用她去找,她现在一定是去了外婆家。

天气很闷热,看来一场大暴雨马上就来了,福心很深刻的认识到,这个家在很早以前就种下了不良的种子,争吵是很有渊源的,不管是大家还是小家,随便一个理由,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一场触目惊心的战争。而这个源头,大约就是从爷爷时候开始的吧,只是以前自己太愚蠢,还不知道,或许是他们太会伪装,太不容易看出来,而爷爷死后,什么就都失去了隐瞒的必要。

傍晚时分,大雨终于下来了,电闪雷鸣的,福心和爸爸坐在屋里,屋子开始不停的漏雨,除了滴答声以外,一切都还很宁静,福心这时候幻想,要是她没有任何亲戚,只有爸爸或妈妈,那会有多好,一切的争吵也许都不会存在了。

十点钟时,爸爸叫福心去睡了,福心点点头,刚迈进房门,门外却传来小叔略带哭泣的叫声:大哥,大哥……福心惊恐一下,连忙退了出来,见小叔全身湿透了,头上不停的滴着水,一见爸爸,就嚷:妈和英子吵架了,妈往后面的路跑了。爸爸一听,忙追了出去,话也没留下一句。福心呆呆的站着,想:为什么又是吵架了呢?

爸爸关门的声音惊醒了福心,那是很大的响声,也许有些风助着吧!把福心拉了回来,她顺手抓起一把伞,急往小婶家奔了过去。

小婶坐在院子里的泥坑里,泥水泡慢了整个屁股,头发乱得很怪,喉咙里不甘心的呻吟着,什么小鸡,什么拉屎,什么死,福心听了好久才明白,可能是奶奶家的小鸡跑到她家的屋子里,她把它打死了,于是,奶奶不依了,找上门……

福心没有去拉小婶,她把伞放下,进了屋里,那个才刚回爬的小妹妹,正追着满屋子跑的小球,玩得不亦乐乎,她的手黑乎乎的,衣服也脏兮兮的,只有那两颗门牙因为笑还能看出一点点白。看见福心的时候,她就笑开了,挥动着四肢爬到福心脚下,福心把她拉起来,她就更笑了,福心真想打她一巴掌,叫她看清楚其实外面的天很黑,可是她还那么小,她懂什么呢?

福心放下她,也对着她笑,但她不理福心了,又去追她的小球。

福心走了出来,走进大雨里,忘了去拿伞,走回家里,刚迈进门,她也像小婶一样一屁股坐在泥水里,脸上却露出了那个婴孩一样的笑,笑了好久,福心回过头去,屋子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了,下这样子的大雨,停电时很平常的事,爸爸还没回来,福心有些害怕,她决定要睡了,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躺着应该比坐着舒服,于是,她就顺势躺了下去,整个人几乎都泡在泥水里。

福心知道自己睡着了,而且一直在做梦,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笑得最甜的是爷爷……一道拉得很亮的闪电照过,福心眼角缓缓滚下一滴水珠,嘴里还迷迷糊糊的叫着:……为什么这个家……好支离破碎……

雨越下越大了,还伴着狂风,暗夜里却突然响起了歌声:

梦里亲人哟

有点星星是你

陪在我的身旁哟

梦里亲人哟

有点月光是你

照在我的脸上哟

梦里亲人哟

有点温暖是你

放在我的心中哟

梦里亲人哟

有点思念属于我

留在你的身上哟

……

癫痫的抽搐症状
孩子癫痫病的症状
太原中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