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舒服英文 >> 正文

【江南】在那遥远的地方(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下班了,太阳还不想下山呢。杜依康孤单的身影行走在夕阳下的江边小径上,那些透过树枝漏下来的光斑射在他的身上,时不时地让他那被汗水湿透了的衣服也发出了刺眼的光芒,仿佛给杜依康的身上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华衣。

杜依康觉得十分的闷热,他在一条石凳上坐了下来。尽管屁股感觉很烫热,但杜依康只是动了动屁股,仍然坐着。摸出一支烟来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杜依康自言自语着:“连这条江边的小径都是如此的闷热,哪里还会有凉爽的地方呢?”

此时,没有一丝风儿吹来,地面的温度仍然炙热得很。汗珠子肆无忌惮地从杜依康的额头和后背上渗出,额头上面的那些汗珠子在夕阳的照射下,晶莹到可以让从他面前走过的人叹为观止。

因为热,杜依康习惯性地想到了心底深处那个一直魂牵梦绕的地方。他不知道那个遥远的地方此时此刻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灸热,他也不知道那个遥远的地方在这一刻有没有风儿吹起。但只要他一想起那个遥远的地方,他就会情不自禁地轻轻地叫一声:“天山雪梅,我心爱的梅儿,我想你了。”

天山雪梅是杜依康特意为赵红莲而取的笔名,因为在杜依康的心里,赵红莲就是一朵傲丽开放着的天山雪梅。相应的,赵红莲也喜欢杜依康叫她天山雪梅,习惯成自然,慢慢的,她也喜欢上了天山雪梅这个富含特别意义的笔名。其实,赵红莲心里很清楚,杜依康给她取的这个笔名,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她知道,天山雪梅不仅仅代表着纯洁,更是代表着一种生命中的傲丽。

是的,在杜依康的脑海深处,当初的那个场景到如今仍然是记忆犹新。

那一天,赵红莲刚刚写好一篇关于乡土的散文诗,杜依康这个忠实的第一读者在阅读了三遍之后,仍然是意犹未尽。说真的,杜依康在内心里很是佩服赵红莲那份傲人的才情,他知道,富有乡土气息的诗文才有底层生活的意蕴。每读一遍,他都觉得诗章里的主人公就是赵红莲她自己,他仿佛觉得赵红莲是把她自己缩影到了诗章之中。

“莲儿,我把这篇诗章发去《乡土》好吗?”杜依康读完第三遍后征询地问着赵红莲。

赵红莲听后,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杜依康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只不过是写着自己的一种心情,我又不是作家,干嘛发纸媒上面去?更何况我用什么笔名去发呢?”

“谁说不是作家就不能发文章了?笔名?嗯,让我想一想。”杜依康说着就沉思了起来。

“天山雪梅。莲儿,你说这个笔名好不好?”杜依康突然大叫了起来。加大了的分贝,足以显出他内心之中的一份激动。

“天山雪梅?有什么意蕴吗?这四个字和我有什么关联?咋没带着一个莲字呢?”赵红莲一副置疑的神情,瞪大着双眼问着。

杜依康没有思索,就直接回答着:“我不告诉你,莲儿,等你慢慢的去品味这四个字的含义所在。”

过了一星期,赵红莲写的那篇长长的散文诗真的出现在了《乡土》上面,尤其是当赵红莲看到作者是天山雪梅的时候,才突然之间觉得天山雪梅这个笔名是杜依康为自己量身打造的。

赵红莲指着天山雪梅四个字,说道:“康,天山雪梅,纯洁、傲然而立,我差远了呢。”

“莲儿,在我的心目中,你就是一朵盛开的天山雪梅。纯洁,是你的品质;清欢,是你为人的傲骨。有你的每一天,你都在我的生命里傲丽地开放着。”杜依康深情地说着,然后一把搂住了赵红莲的香肩,动情地吻住了她柔软的双唇。

指间被烟蒂的温度烫着了,杜依康才把思想拉回到夕阳下来。

“三千三百里路,怎能不说遥远?”杜依康又一次的自言自语着。说完,他就从石凳上站了起来,掸了掸屁股后面的裤子,向前走去。

夕阳很美。夕阳下的浦阳江更美。江水都仿佛被夕阳染红了,波光粼粼之间,就好像跳跃着一种梦幻的色彩。杜依康看着江面上的醉人金波,脑子里想着远方的天山雪梅,心里仿佛荡漾起了一阵子甜蜜。

是的,是甜蜜。杜依康只要一想起离自己遥远的天山雪梅,心里就会涌起一份甜蜜的感觉。这份甜蜜在很多时候都掩盖了落寞与孤单,就像现在,杜依康尽管形单影只,但他的心里始终是甜滋滋的。

杜依康知道,这份甜蜜,是来自于一份想念,是来自于一种念想。

“我想你了,梅儿。三千三百里路,我们真的离得太远了。”杜依康抬头看着远处的天际,喃喃自语着。

此时此刻,杜依康双手撑着护栏,仍然抬着头,他微微地闭上双眼,任醉人的夕阳余辉流过自己的脸颊,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看着波光闪动的江面,他仿佛看到白居易笔下“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瑰丽画面在这一刻复活了。

三千三百里路,真的太远了。杜依康突然之间想起了崔颢《登黄鹤楼》里面的诗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不禁想到诗句之中崔颢发出的喟叹,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此刻的自己,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低谷,双眼顿时就湿润着。

血色残阳,浮光跃金。杜依康摇摇头,叹息一声,却终究抖落不下心中那份入骨的念想。

杜依康心里很清楚,许多这样想念天山雪梅的时候,并不是自己觉得不快乐,也并非是因为自己觉得寂寞。他知道,这个愁字,都是因为自己对于距离有太多的无能为力,另一方面,更是自己的心中对于身边仍然有太多的不愿割舍。

是的,都是因为心中有太多的不愿割舍,才会出现这样的思维断崖式跳跃。杜依康想到这儿,又一次情不自禁地摇摇头。

后背凉爽了起来,杜依康知道有风儿吹来。此刻的风儿,随着夕阳西下,带着江水的一丝潮湿气息,扑面而来,让杜依康刚才那份烦躁的心情在闷热之中,少了一份悸动的色彩。抬起脚,他慢慢地行走了起来。行走在金色的夕阳下,行走在想念的时空中,杜依康不敢吸烟,他害怕香烟的烟火会打扰这一刻的寂静,他害怕打火机点燃时发出的声音会惊醒了这份静谧的美。

真的,此时此刻,杜依康不忍唤醒来自于心底深处那份无言的美。

轻轻的抬起脚,轻轻地踏下,杜依康轻轻地走在一块块青石板上面。这条浦阳江,杜依康从来没有感到过像现在这样的静美。他抬起头,望着远方的天际,看着渐渐地落下去的夕阳,想着明天还依然会升起,杜依康落寞地联想着葱茏的时光就这样又一天在想念梅儿之间悄然流逝而去了,心里突然变得不是味儿。

“人生苦短,我有多少个一天可以这样子虚度而去呢?”杜依康在走上了横跨浦阳江的西施大桥上时,看着身边川流不息的车子和行人,心里问着自己。

他又一次的抬起头望着远方的天际,想着远方的天山雪梅,想着自己心中这份入骨至深的想念,就像身边流逝而去的江水那样绵长,就像头顶不远处盛开的夕阳那样圆满,杜依康落寞的脸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

走到西施大桥的那一头,走上亭子,杜依康回过头去,看着繁嚣的桥上,看着江那边那条自己刚才走过的青石板小径,突然觉得只要心宁静快乐,那么每一处都如同是一方亮丽的风景。

原来,心在远方,梅儿就好像是在杜依康的眼前,因为,爱一直在他的心里蔓延着。

杜依康不知道,此刻他心爱的天山雪梅正在三千三百里之外的玉米地里,看着卷曲起了的玉米叶儿发愁呢。

土地开裂了,玉米叶儿有的也变得枯焦了,赵红莲很是心疼。但是她更多的是心疼她正在地里浇水的爸妈所付出的那份辛劳。都说民以食为天,要是再这样旱下去的话,玉米还会有收成吗?赵红莲看着卷曲了的玉米叶儿愁眉苦脸着。

夕阳西下,还是没有要下雨的迹象,赵红莲摇摇头,叹息着。

“都是这该死的老天,否则今天自己就和杜依康在一起了。”赵红莲看着红彤彤的天际,喃喃自语着。

想着杜依康,赵红莲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了起来。她知道杜依康在工地上面很怕热,她总是担心着心爱的人别中暑了。

“下雨吧,老天爷,你给我打个喷嚏也成啊!”赵红莲又一次的喃喃自语着。

夕阳很是醉人,绚丽的晚霞已布满天空,望不到边的玉米地,在夕阳的映照之下,好像披上了一层金色,折射出一份夺目的光芒。此刻,风儿吹过来,掀起一层别样的绿色波浪,赵红莲看着绿色之中夹带着一片金黄的色彩,沉默不语。

此刻的岁月好像也变得沉默不语,因为它没有带走赵红莲的喃喃自语,更没有把她心中的那份想念带给三千三百里之外的杜依康。

尽管田野上面的白杨树摇曳着它挺拔的身姿,但风儿仍然是带着一丝炙热的地气,吹在赵红莲的身上,让她觉得热腾腾的。风儿吹着她的裙子,裙摆飞扬开来,仿佛旋转着的一幅图腾,是那么的美轮美奂。那风儿也吹起了几片凋落在地上的半是枯焦的白杨树叶,纷纷扬扬之间,掠过赵红莲的秀发,飘人玉米苗丛中。还没有到秋天呢,就这样落叶飞扬着,赵红莲觉得此刻的田野里更有一份萧条的存在感。

“康,你下班了吧?你一定累了。”赵红莲抬头望着远方的天际,再一次的喃喃自语着。

风儿仿佛是在悠闲地唱着信天游,时空就像在赵红莲的脚下静止了似的,打着转儿,硬是不让日头落下山去。

赵红莲觉得自己有点儿累了,但当她看着还在地里浇水的父母,就好像轻松了许多。她在心里想道:爸妈才是真的累呢,还有,杜依康在遥远的地方也是累的,我又怎么能够说累呢?

又一次想到心爱的康,赵红莲的心里就莫名的生出一丝惆怅,无边的想念再一次肆无其惮地侵袭着她的神经,让她敏感的一颗心紧紧地揪了起来,心情一下子滑到低谷。

赵红莲心里很清楚,自己此刻的心态很不好。其实,出现这样的心态,说穿了,就是自己和杜依康之间的距离真的相隔得太遥远了。

唉!三千三百里路啊,说不遥远实在是自欺欺人。就在这个时候,赵红莲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猜想着肯定是杜依康从远方打来的电话,一看,果然是这个冤家打来的,就连忙按下接听键,杜依康那粗犷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梅,你现在在哪里呢?”

“康,我来地里看看爸妈浇地浇得咋样了呢。康,你一定很累了吧?你那边很热,记得多喝水,千万别中暑了。康,我想你了。”

“梅,我也好想你啊!这里真的热呢,我记着你的话的,多喝水的。我早结束一天的工作了,这样干旱的天气,爸妈一定很累的,你还没有做晚餐吧?你也别在地里站得太久,你的身子会吃不消的。”

“康,爸妈还在地里浇水呢,我回家去拿冰西瓜再送来地里,然后回家去做晚餐。”

“梅,你路上小心一点儿,我明天下午就坐火车过来了呢。”

两人的话语通过三千三百里,畅通无阻地连接着彼此的心田,这一刻,心与心的交集,就是爱的一份甜蜜。

赵红莲挂断手机以后就回家去了,尽管杜依康让她走得慢一点,但她终究是慢不下来自己行色匆匆的脚步,因为,她把冰西瓜给爸妈送去以后,还要去做好晚餐等着爸妈回来吃的。

此时,田野里劳作的人们仍然很多,由于天热,像这样傍晚的时候,对于在地里劳作的人们来说,更像是早晨的黄金时间一般,极其珍贵。

由于走得急,土路上总是会扬起一阵子尘土,但此时此刻,赵红莲却顾不上自己的裙子会不会被身后扬起的尘土弄脏。

回到家,赵红莲拿好冰西瓜,走出了院子,看了看天空,又回到了院子里,骑起了摩托车。

家里到地里的距离也不远,赵红莲骑着摩托车,更是比刚才走着回家要快了很多,没一会儿,她就来到了地头,把冰西瓜拿到爸妈的手里,让爸妈歇一会,先吃西瓜。

“姑娘,你咋不在家里呆着啊?”赵红莲的爸妈异口同声地说着。

“爸妈这样辛劳,女儿又不能帮上什么,我心里也很难过呢。”赵红莲一想着父母的辛劳,眼眶就湿湿的。

幸好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要不然,赵红莲湿湿的眼眶怎能逃得过母亲的火眼金睛呢?

赵红莲没有再在地里多呆着,她看着父母,说道:“爸妈,您们过一会就好回家了,别累坏了身子,剩下的明天再浇吧。”说完就骑着摩托车回了家。

赵红莲烧得一手的好菜,这些天在家里,她更是变换着各色的菜肴,把自己的厨艺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不,到家后没多久,她就做好了几个可口的菜,然后等着爸妈回家。

赵红莲知道,爸妈说马上回来,绝对不是马上,说不定是一个小时,甚至是二个小时。

赵红莲微显疲惫的身子靠在沙发上,双手互握,十指紧扣,双眼微闭,思绪却已经走远。

自己和杜依康相识到相爱,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那些甜美与想念的滋味一瞬间一股脑儿地涌上了心头。

都说两个人相识是一种缘分,赵红莲的内心之中更觉得相爱才是两个人的事,因为她深信,终有一天,这份爱情会变成亲情。

如同是一帧帧幻灯片一样的场景浮上了赵红莲的脑际,这些曾经的场景,有温馨、有凄苦,有快乐、有痛苦,无论何时,但只要赵红莲一想起,总是甜蜜的滋味居多。

身子靠在杜依康厚实的肩膀上,听着他粗长的呼吸声,在一份踏实的安全感之外,更多的是甜蜜。

头枕着杜依康的胸膛,聆听着他一下下跳动的心房,在一份温馨之外,更多的还是甜蜜。

浴后如瀑的秀发感受着杜依康笨拙的手指随着吹风机而凌乱地拨动着,在一份享受之外,更多的始终是甜蜜。

张开嘴巴,等着杜依康喂过来的那些早餐,看着他板着脸一声声地说着:“宝贝,你多吃点,最后把这个吃了就不再吃了。”明知道他说的最后从来没有最后,但在一份感动之外,更多的仍然是甜蜜。

癫痫病常见症状
青少年癫痫可以治好吗
天津专业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