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制作流程 >> 正文

【江南小说】群众演员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吴今年四十有一,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一睁开眼就欠公司两百块钱,每天开车的速度还赶不上燃油税上涨的速度,每天早出晚归累死累活也就只赚个温饱。老吴的老婆肖莉对此安之若素,并不像一般女人那样整天戳着老公的鼻子骂没出息。

事实上肖莉也没这个时间,她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一边择菜看八点档,直到看得眼泪汪汪。老吴对此嗤之以鼻,这些肥皂剧到底有什么意思啊,不过是导演编剧合起伙来哄傻子的。你瞧瞧你整天神魂颠倒的样儿。

肖莉不明白老吴为什么这么反感电视剧,这么多年了愣是一部也没看过。刚结婚时肖莉还兴致勃勃地跟老吴讨论剧情啊,演员什么的,老吴一听就生气。后来她只好和厂里的小姐妹讨论了。

一天晚上九点半,老吴跟往常一样交完车回家。推开门肖莉果然窝在沙发上,一边给女儿小雪织毛衣一边看她永远看不完的电视剧。

老吴叹了口气问道:“小雪哪?”肖莉头也不抬地回答:“早睡了。”

老吴弯下腰换鞋时,肖莉突然说:“别动,扭过脸来!”“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啊?”老吴纳闷道。“像,实在是太像了!”肖莉感叹道。“到底怎么了,像什么啊?”老吴还是满头雾水。

“你过来看嘛,”肖莉的手指指着电视屏幕中的男人,“你简直跟他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老吴一看,那是一个民国剧,一个军阀头子正抱着一个旗袍美女坐在马上,一扬鞭子绝尘而去。肖莉指着的正是那个军阀。老吴仔细一看还真像。“你知道那是谁吗?”肖莉兴奋地说。“我怎么可能知道!”老吴嗤笑一声,“明知故问!”“我的娘啊!那可是新晋金熊影帝吴非啊,今年凭借在新锐导演蔡志新《独夫》一片中饰演秦始皇红遍大江南北,也只有你这种人不知道他吧。”肖莉轻笑道。

这时电视剧已经播完了,后面紧接着一个节目,是对电视剧中主角的采访。知性美丽的女主持微笑着问,吴非,听说你并不是科班出身是吗?吴非点点头说,其实我是群众演员出身,就是大家常常说的跑龙套的……

群众演员,老吴听到这个字眼。脑袋突然“轰”得一下炸开了。

得不到的东西,对于某些人是最好的,但对某些人来说却是拼命逃避的对象。老吴无疑是后一种人。

二十年前,那时的老吴还是小吴。小吴有一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成为像成龙那样的电影明星。与一般梦想仅仅是用来梦想的年轻人不同,老吴付出了实践。连续三年报考北影啊,中戏啊之类的学校。可惜回回名落孙山。

年轻的小吴并不气馁,条条大路通罗马。既然考不上学校,那咱就在实践中学习。于是小吴来到了当时最出名的影视基地——瓮城,当了一名群众演员。

第一天到瓮城是,小吴看见摄像头就问人家,请问你们要群众演员吗?遇到最好的回应是,客气的一句人已经满了。但绝大多数时候收到的是白眼和斥责。跑了一中午,一个角色也没有。正当小吴灰心丧气时,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这样是找不到活儿的。”小吴回头一看,是一个很帅的男孩子,长着一双黑黑的眼睛。“你是?”小吴带着感激道。“我也是这里的群众演员,大家都喊我赵老六。”赵老六笑着说。

“你新来的吧!”赵老六说。“对啊!”小吴神色一暗,“可惜没人要啊!”“你,你,哈哈哈哈哈……”赵老六笑得捂起了肚子。等他笑够了才继续开口:“你可真逗啊,剧组一般早上五点开戏,群众演员们四点就等在门口了,哪有你这样大中午才去问的。得,碰钉子了吧!”小吴面带羞赧默认了。“不过你是新人嘛,不知道也很正常,我刚来的时候还不如你那。我今天没有戏,走。哥哥我带你去咱们群演之家。”赵老六笑呵呵地说。

小吴跟着赵老六从瓮城出来,走了很久很久,才看到几排破旧的平房。进了一间小院,小吴不由皱起了眉头。院子里污水横流,散发着一股子怪味。赵老六面不改色地走进了靠西的屋子,小吴只好也跟着进去了,屋子里黑黢黢的,不到二十平米的屋子摆了二十四张床位,被子胡乱摊在床上。有一个中年男人正蹲在屋子角落用电炉丝煮饭,几只苍蝇趁主人不备与小铝锅里的食物亲密接触。“昨天有个人吃不了苦,走了。正好给你空出一张床位来。”赵老六指着屋子最左边的一张空床道。那个中年男人抬起头来笑着说:“哟,又来新人儿了哈!”“你好,我叫吴飞。今天刚来,请多多指教。”小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指教谈不上,互相学习吧。”中年男子温和道地说。

当天晚上,月光透过破了个洞的窗户正好撒在小吴的脸上,小吴静静地凝视着月亮,虽然身上极度疲惫,但眼睛却死活都合不上。白天的情形像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导演﹑摄像机、漂亮的女主角,华丽的布景……小吴觉得梦想离自己从没这么近过。

四点,哗啦哗啦的起床声惊醒了小吴,赵老六叫道:“懒虫吴飞,快起床了。不然没角色了!”小吴哪敢怠慢,一骨碌爬起来。匆匆用冷水洗了把脸,就跟在赵老六后面一路小跑。

谢天谢地,有个副导演相中了小吴,让他在剧中演一个小乞丐,要进组的时候,小吴回头看了一下赵老六。赵老六竖起了大拇指喊:“加油!”小吴拼命点头。

画上了脏兮兮的乞丐妆,换上了破破烂烂的衣服,拿着破了口的大海碗,小吴蹲坐在城门口,等着仁慈的女主角投下一个硬币。可不知怎么回事儿,那个女主迟迟没有进入状态,拍了六十多条都没过,导演一直沉着脸。这天的太阳好毒,小吴早上又没有吃饭。结果一下子晕过去了,“啪!”的一声,小吴的脸感觉火辣辣的。“你怎么回事儿啊!她好不容易过了,你有添乱。你知不知道一条多少钱啊!不想拍滚一边去!”导演怒斥道。“导演,是我不好,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小吴强忍住眼泪,哀求道。而那个女主角在一旁娇滴滴地说:“都怪你,这么热天还得让人家重拍。”“算了算了,再来一条!”

小吴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摄影棚,只觉得双腿说不出了沉。“怎么样啊?”一出来有对上了赵老六兴奋的眼睛。“不怎么样。”小吴有气无力地说。“怎么了吗?”赵老六问道。小吴便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赵老六一脸同情道:“孩子,你点儿可真背啊!遇到的是他,他可是出了名儿的霸王,有不顺心的事,主演他不敢碰,就往群众演员身上招呼,看,”说着撩起了裤腿,膝盖处有很大的一片淤青。“这就是他的杰作,所以不要伤心了,你这简直太轻了!”“总有一天我要成为他不敢碰的人!”小吴恨恨道。“就是就是,等咱成了影帝他就是跪着求咱,咱都不给他拍。”赵老六附和道。哈哈一笑中,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

时间飞逝,转眼间十年过去了。群演之家里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只有赵老六和小吴一直咬着牙坚持,每天干硬馒头就一点白水就是晚饭了,冬穿夏衣,夏穿棉袄更是习以为常。有一次小吴半夜睡着了,耗子差点啃了他半个脚趾头。但最令人痛苦的并不是生活条件上的艰难,更是表现在前途的渺茫。你说我们真的会有出头的那一天吗?在很累的时候,小吴常常自言自语道。每当这个时候赵老六就肯定地说,一定会的,成龙最早不也是个跑龙套,你看看人家现在。人家行,咱也行。只要我们一直坚持,梦想就一定会实现的。

六月的一个下午,赵老六兴奋地跟小吴说,咱们快成功了。有一个戏导演答应给咱们个小配角,十场戏哪!小吴一下子精神了,是吗?当然了,不过外景地在苗疆的一个洞里,听说里面有一个妖怪哪!专门吃人。特恐怖。赵老六嘻嘻哈哈道,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到了传说中的神魔洞,小吴小心翼翼地用绳子将赵老六放到悬崖下的洞中,突然,绳子断了。只听见崖下一声惊呼。一个趔趄,小吴也闪到了悬崖下,幸亏有个树枝挂住了他。

赵老六死了。

小吴的眼角缝了十四针。

剧组对此反应很冷淡,仅仅说绳子质量不好,不关剧组的事。而且他们又没有劳动合同。只是象征性地赔了一千块钱丧葬费。

小吴的心全都空了。十年的相濡以沫历历在目,心中钝钝的痛,但眼睛已经流不出泪了。眼泪早就哭干了。在赵老六的葬礼上,小吴看见了赵老六的妈妈,他无法说出节哀顺变之类的话,只是将十年积攒下的全部积蓄——五千四百八十元,全数交给了赵妈妈。然后收拾东西离开了瓮城。

从此他便怕上了群演,演员,甚至电视剧。因为里面有着他最不堪回首的记忆。

“群众演员的生活真的好辛酸啊!”肖莉的啜泣声打断了老吴的回忆。电视里的吴非正在娓娓地讲着他的群演经历。

老吴递给妻子一张纸巾。

“不过他长得真的和你很像啊,连名字都是同音。你不会有个双胞胎兄弟吧!”肖莉认真地说。

老吴的脑子突然一动,吃惊地说:“我还真有个双胞胎弟弟,不过那时家里穷,很早就送人了。一定是他。我去打电话问问我娘。”

“嘟嘟嘟……谁啊?”那头传来母亲的声音。

“娘,是我。小时候送走的弟弟,你还记得送到哪家了吗?”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娘,你在听吗?我弟弟到底在那了啊!”老吴着急问道。

“这个,这个实在是太久远了。我实在记不得了。”

“今儿个我在电视上好像看见他了。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不可能!”那头母亲的声音斩钉截铁。

“真的,不骗你。我真的的看到了。”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

“娘,娘,你到底怎么了啊!”老吴急切道。

过了许久,母亲的声音才缓缓传来:“哎,孩子。有些事情本该永远瞒下去的,其实,你弟弟没有送走,他得了鼠疫。早就不在世了。

怕你伤心才骗你的……”

话筒“啪”的掉在了地上。这么可以这样啊,那时他还天天埋怨母亲狠心。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很久老吴才从这件事中走出来。

“看来这大明星跟咱家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肖莉感叹道,“不过人家当真不容易,差点在神魔洞连命都送了,还一直坚持。难怪人家现在怎么成功。!”

“你说什么?神魔洞?”老吴惊叫道。

这已经不能用巧合来衡量了,相似的名字,相似的容貌,连经历都几乎一模一样。或许只有找到吴非才能揭开真相。

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跟一个影帝的距离有多远。答案,一个超级模仿秀的距离。肖莉非常支持老公,因为奖金五万元。但老吴看重的奖品是“与吴非的零距离接触一个小时。”老吴现在迫切的想见到吴非。

报名处人山人海,一个人突然伸过手来,碰老吴的太阳穴。老吴没防备,被他偷袭成功了。“哥们,你可真舍得自己,为了个比赛还特意弄了个疤!”老吴下意识地抚摸眼角的上,那是缝的十四针留下的痕迹。“你什么意思啊?”老吴怒道。“吴非眼角也有道疤,听说是拍戏时弄得,跟你这个一模一样。我也弄了个,不过是个假的。”那人嘿嘿一笑,揭下了眼角的塑料疤痕。吴非也有这样一道疤?老吴心中暗暗吃惊。

比赛老吴如有神助,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杀进了决赛,最后捧得冠军桂冠。马上就要见到吴非了,老吴的心“咚咚”都要跳出了喉咙眼,手心里全是汗。每一秒中就像几万年一样缓慢。

终于门开了,吴非走了进来。样子跟老吴一模一样,但浑身多了一种雍容的气度,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星味儿吧。吴非让身边的助理都退下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奇怪的是随着吴非越走越近,老吴反而平静了下来。几个月来辗转反侧夜夜不成眠的焦虑,疑惑突然间不翼而飞了,心底反而生出了一种莫名地熟悉感来。

“你不必奇怪。”连音色都跟老吴一模一样。吴非开口了。“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吴非的话像一个响雷在老吴头上炸开,“怎么可能?”老吴已经站不稳了,扶着墙虚弱地说。

“你还记得神魔洞吗?”吴非淡淡道。

当然记得,这是老吴演员梦想的终结地,更是兄弟赵老六的葬身之地。怎么可能忘记哪?

“莫非神魔洞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老吴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笃定吴非知道他此时的想法。

“与其说是妖怪,不如说神魔洞存在着某种神奇的能量,可以将意识形态实体化。”吴非说。

“什么?”老吴彻底糊涂了。

“就是我是潜意识中的你!那天落下悬崖时你的脑部其实受到了撞击,一些思维被神魔洞的神秘能量吸收了。但那只有短短不到一秒钟,你又醒过来了。但你脑子了的意念,像希望啊,对梦想的执着啊等等足够形成一个新的你,也就是我。那时的你心里剩下对赵老六的悔恨了。所以你才心灰意冷的离开瓮城。而我,由希望做成的我留了下来继续演完了这部戏。导演看我眼睛受伤了还那么执着,觉得我对演员这项事业是有决心的,于是临时给我加了很多戏。拍完之后,导演又把我推荐给了其他的导演,就这样一步一步从群演到特约演员,配角,男三,男二,最后走到了今天。或许老天爷真的会厚待对梦想执着的人,可人们往往在希望将要出现的前一秒钟放弃了!不是吗?”吴非微笑着说。

儿童癫痫的治疗如何做
成人癫痫病的急救方法
潮州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背信弃义网 | 古典舞培训 | 电气喇叭 | 二分之一英语 | 天猫商城刷销量 | 我叫国足 | 魔兽经典